偷淫人妻欺天欺地良心難欺

阿 是我的同事,也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 然,他是我 位的 工, 才 年多一 ,分在我管 的部 工作,但是,我和 一 如故, 毫 有上 和下 隔 ,即使如此,他 是非常的尊重我,特 是在 位里他是 的配合我的工作,私下里我 是兄弟,我 得 也挺好,更有利于工作。

前年他娶了一 漂亮的媳 ,姓 叫海燕,今年才二十五 。

漂亮的 蛋加上苗 的身段和丰 的乳房,不 走到哪里,都能惹得 多男人火辣辣的眼光。

只可惜听 人 ,海燕以前被以前的男朋友 到南方坐 台,在一 同居了六七年,后 那 男人找了 比她 年 的女人,就把她 甩了, 了一包子 的她回到了家,就和阿 搞到了一 ,阿 很在乎她,一是迷 她的美色,二是 她的 ,根本就不 她以前的事了, 以她的妻子的漂亮 自豪。

由于我和阿 是好朋友,在他 婚的那天,我忙前忙后的 他 , 出租 到酒席都是我一手安排的, 直比他的父母 要 心,作 他上 的我,能如此的 待他 ,他 除了受 若惊之外,余下的就是万分的感激了,在他 婚的新房里 待尾就是三天,不免 与新娘子打交道,所以我和海燕也就熟悉起 了,偶 句玩笑。

也 有料到,一年后,漂亮的新娘子 上了我的床,被我肏了屄。

其 ,事情的起因完全是一种巧合, 我想把 篇 私公布天下的 候,就是希望 大的淫民朋友 ,不要放 你身 任何的机 ,“十 女人九 肯,就怕男人嘴不 。」 是古人的 , 明了女人和男人是一 的,是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有性有 的生物。

只要你稍微的一 的付出,就 有你意想不到的收 ,下面就是我和女主人翁的故事。

有一次, 位需要更 保安部的一批保安服, 定 分管保安的我,去南京出差, 走的 一天我在阿 家喝酒,就把我要 去南京的事告 了海燕, 知她一听就非常的高 , 南京她 有去 ,硬要和我一 到南京玩,我斜眼瞄了下阿 的表情, 知他也是一种期盼的表情在等我 ,他一直把我 成是他的兄 ,最信 的上 , 是相信我的,我 然不 拒 了, 么一 美人在身 ,我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到海燕的模 ,他的下身一定 有种异 的感 , 然也包括我在 了。

出 了,阿 把海燕送到我的 前,再三的 咐我好好的照 他老婆, 知我 一照 把他漂亮的老婆照 自己的怀抱里,成了我的胯下之物。

我 的 子出 了, 我 那里到南京坐火 要八 多小 ,就是我 在的桑塔那 再快也要六七 小 ,一路上加上司机就我 三 人,海燕是一 有生育的年 少 ,早在 酒 中 的她性格爽朗, 吐大方得体。

一路上全 她的存在,才使平淡的旅途有了生气, 的老 傅都不安份地在反光 里偷看她, 了我 的完全,我生气地把反光 扳到一旁,他才不好意思的 矩了,我 就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她得离我很近, 然我若 其事的望向 外,可 到一 芬芳的体香,令人迷醉的香气。

我有 ,恨不得就 腰一抱, 她 入怀中狂吻。

可理智告 我那是朋友的老婆啊!在我思 混 之 ,忽然在快到 湖的路上,路上塞 了 ,像是前面 生了 ,正好坐了半天 的我有 累了,也想活 活 到前面去看看 生了什么,海燕也非要和我一 去,我就答 了,走 走 ,淡淡的血腥味使她本能地靠近我拽 我的手臂。

我婪 地 她的体香, 子里充 了占有她的意念, 我 走到最前面的 候,一 血乎乎的男人,倒在一 卡 的 下,眼前恐怖的 , 得她扑向我,我就 把她的腰 了 ,她 色 不知道是被 的, 是因 我 的她不好意思的反 ,她不敢看地下 人的景象,而是看 我,我 地注 她,看 她那撩人的模 ,我 她的腰更加用力了,她 有反抗。

回到 上后,我 都 有 ,她好象 沉 在 才的恐怖之中,我 在回味 才那一瞬 的快感, 然她是我下 加朋友的老婆。

一路少 ,到了傍晚 分,我 才到了南京,我 下榻在服 公司早就安排好的招待所里,,司机和我被安排在 准 在十 ,海燕被安排了 在七 ,晚上公司安排了 ,因 要喝酒,不胜酒力的司机只吃了 菜,就早早的回房 休息去了,海燕 殷勤地替我 酒弄的陪吃的主人 羡慕不已, 把她 成是我的 知己,我 相 一笑,并 有解 什么,更 有必要去解 什么,就 她一直陪我把 吃完,在 梯上大家默不作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 ,心里 泛起一 歪念。

送到了她房 口。

海燕笑 道:「 坐 吧!」我凝望 她迷人的小嘴,不由自主的跟了 去,坐在沙 上,她坐在另一 , 袖的迷你 衣裙很短, 雪白的大腿很令我 。

她 有 ,我也不知 什么好。

面 心目的女神,竟然不懂 ,她的微笑 在太吸引了。

的情 令我心神不宁, 也不清楚了。

秀色可餐的她 在太迷人了,她的唇,我最喜 是她俏 唇, 有那 袖 衣裙里一 呼之欲出的丰 乳房。

其 ,面 朋友的老婆, 守自 是最卑鄙的,但我偏偏 她立了歪心,因 她确 足予令所有男人神魂 倒。

本 我和她就很 便,非常大方的她 地使气氛 松起 ,我 的 情 一一消除,接 就有 有笑了。

我的 眼一刻也 有离 她的身体,面 衣冠整 的海燕,我已 想入非非了,我甚至幻想到她一 不挂的 子。

“南京 地方不 ,明天你准 去哪?我 司机送你,”打破僵局的我 很 新意,她微笑看 我,我 有 儿不知所措。

“小燕!(我是 她老公叫的)”“ 吧!」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小燕!」我真 用,我就像一 傻子,只知道叫她的名。

她柔情的看 我,拍拍沙 示意我坐 去,借 酒 ,再加上有了下午的那一段 ,我的 子就 形中大了不少,人 “酒是英雄、色是 !」于是我几乎失控了。

我坐在她的身 ,欲言又止。

“你想 什么?,即管 吧!」她的表 比我 要平 。

“你真美!」找冒 她刮一巴掌的 道:「我很喜 你,小燕!」然而她并 有怒意,只是垂下 。

我 她有 , 竟我是她老公的朋友啊! 候的她可能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了,但 有拒 ,我大 子扑 去 住他,她居然就范了,我 得 抖, 然她是朋友的老婆,酒色情欲已 掩 了一切。

我 托起她的香腮,看 那微 的朱唇,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把 唇 的覆 在那 人的 唇上,我吻了一下,她只是略微 了 下也就 上了她的眼睛,我激 不已先用舌 舔 她 唇,然后舌尖 的撬 它 。

我 舌 伸 她的嘴中 ,他不禁的 出 音,我可以感 她微微的 抖 ,于是我 一步的用我的舌尖慢慢的舔弄 她的舌 。

她的喘气 更大 了,很快的我 的舌 就 在一起了,她 地倒在我的怀里,我 都沉浸在 与 之中我 婪的吸吮的 她的香舌,另一方面我的下面逐 的 硬起 了。

我的手已 始不由自主地去摸她的酥胸,在完全 有遭到抗拒之下,我迅速地摸捏到海燕那 丰 的乳房。

薄 之下是那么 和尖挺,比我想像中 要完美。

我得寸 尺,又伸手摸向她的私 。

她 一 ,整 身子 在我的怀里。

我知道此刻她已 情了,于是撩起她的裙子。

把手探入她的 里。

我所触摸到的是一片滑滑的皮 上只有几根毛 ,原 她和我老婆是 然不同的另一品种。

我好奇地拉下她的 , 她不像我老婆那 黑油油的一片, 有的肉 也遮敝了要 草才可看到她的 道口。

而眼前的她,只 上稀稀的几根 毛,其余的地方寸草不生,只要稍微的 腿就,就可以看 里面所有的配件。

我的理智已 完全被洪水般的狂情淹 了,根本就故不到她是 的老婆了,迅速把她放到沙 上, 地摸 她的 , 拽 她的稀少的 毛, 揉 她的 蒂,把她弄得 身 ,我迫不及待地把她抱了起 , 倒在床上。

我解下她的衣裙,望 光溜溜的有些羞 的她,我早已等不及了,我也迅速地 光我的衣服,爬到她的身上 始 作起 ,一 吻 她,一 摸她的全身,后 又把手指伸入她的屄洞里,她的 毛、 唇、 蒂、 道口都叫我摸 ,把她弄得 回翻 ,淫水早已源源不 地流出。

我 火候已到,挺 而上,把 硬的 巴直接插入她的 道里,她低哼一 “哎呀!」,在眉梢眼角中,我感 她是有一份充 感,和 烈的 足感。

我用力向前一送,她的小嘴一 。

低弱的呻叫 人魂魄,我 歇性地吻 她的小嘴唇, 下面 不停 回抽 , 有生育 的 道, 包裹 我的 巴,我感 到她的 道里有一 的 西在摩擦 我的 ,只听 喘息 呻吟 肏屄 混在一起, 成一片,交 成一曲美妙的音 。

我反复地深深地插 她的 屄,直到我 在默默 中,都 到高潮,她 有拒 我把精液射入她的 道里。

我累得 了下 ,深深地喘 粗气 尬的望 她 :「 不起!小燕,酒喝多了,”她 打了我一下嗔嗔地 :「嗯?你真坏?兄弟的老婆你都敢搞,把人家搞了 在找借口,搞是搞了,不 阿 在你手下,你可要好好的照 他哦!」“一定!一定!」我不住的 ,并淫 的 :「小 !你 才 意 ?」她小嘴一 ,淡淡一笑:「你的 巴比阿 粗大!弄得我爽爽的。」“你的屄也比我老婆的屄 ,好美好爽呀!」 人哈哈大笑。

稍稍的休息片刻,我再一次翻身上 ,拔 又刺,我 又 在一起,又一次巫山云雨。

我 肏 :「我的玩意儿比阿 的 吧!」她只是羞答地 :「你可坏死了,人家 朋友妻不可欺,你可好,出 的第一天你就把我把搞了,我 可都 不起阿 呀!」我 :「管不了那些了, 你 得 么好看呢? 在就是天王老子的老婆我也要肏她一肏,你 小 屄…”就是一夜我 干了 次, 了不引起司机的怀疑,那晚我 有在她那里留宿,搞好就回房 了。

在南京的三天,我天天晚上都要享受一下阿 那漂亮妻子—— 海燕的 屄,那三天的 叫我 忘 生。

完了事,我 再 舍 分 是要回家的,在回去的路上,我 始后悔起 ,她 竟的我朋友的老婆啊,在良心的深 ,我感到有一股深深的 疚,特 是到了家后,阿 已 准 了丰盛的晚餐, 叫了我老婆和儿子在等 我 , 看 阿 的那刻起,那种 言的愧疚是 法用 言 形容的,海燕 眉 色舞地 阿 , 次在南京我是怎么怎么的照 她,弄得阿 恭恭敬敬的敬了我一杯,感 我 他老婆的照 。

我 什么,也不知道要 些什么,他哪里知道我是怎么“照 ”他老婆的,背 把她那漂亮的老婆 上了。

不 那天起,一直到今天,我再也 有碰 海燕,她也 有找 我,我 是像以前一 ,保持了朋友 的距离,只是 我老婆更 了 , 是“嫂子!嫂子!」的叫 不停,仿佛我 之 什么事都 有 生一 ,而我 把在南京所 的一切, 成了人生道路上的一 插曲;一种美好的回 ……

上一篇:上海換妻故事
下一篇:老婦健身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