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夺命第5章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字数:5010


第五章秋日

影院

第二天早上十点钟,郑昆就和秀怡在地铁站碰头了,一起踏上地铁前往海边的那家新开的宾馆。由于是周六,到郊外去度假的人很多,不过运气还不错,两人都有座位,肩并肩地坐在了一块儿。

「结了婚之后就没看过电影了……」秀怡感概地说,大胆地将男人的人拉到膝盖上来紧紧地握着,「能和喜欢的人一块儿去,我真高兴……」她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将周围的乘客当做不存在似的。

手拉手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郑昆还是怕熟人看到,生硬地将手从女人柔软的手掌中抽了出来,装出一副互不相识一本正经地样子来。

郑昆是个谨慎的人,他这样小心翼翼是有道理的:社会虽然开放了很多,每个人看上去都像是善良包容的好人,可是也难免有少数狗咬耗子的小人,这种人的内心被压抑的欲望扭曲得严重地变了态,见了别人潇洒自在心里就奇怪地不舒服,于是只要抓住机会,便要破坏别人的好事。

从地铁站出来已是下午两点多了,他们电影票是两点二十开播的,走路过去不一定赶不上,只得叫了辆地市直奔电影院。向工作人员出示了电影票之后,两人跟着人流进入了播放厅,猫着腰找到他们的座位——刚好在最后一排。

借着幽暗的荧光,秀怡够着头往前面的座位上看了看,只看见稀稀疏疏的一对对人头晃动,东一处西一处地散布在宽敞的播放厅里,「都这个时候了,只有这么点人,会不会太少了点!」她小声地嘀咕着,左右看了看,最后一排恐怕就是他们俩独享了。

「这时新开的嘛!还没有上路……」郑昆低声解释道,揽着她的腰轻轻地往后一拖,女人变轻呼一声跌坐在他的膝盖上,一时又不好发作起来,只得扭头愠怒地看着他,「都开始了,快点儿看吧!」郑昆朝屏幕上努了努嘴说。

秀怡却不上当,扭动着软弹弹的臀部本能地挣扎起来,又将手插到腰间企图将紧搂着她的手别开。男人哪能轻易地就松手,十指紧扣着使她动弹不得。她想责备他,又担心前面的人听见,挣扎了几下便作罢了。

电影的背景设在解放前沦陷时的老上海,一帮为了革命的热血青年为了刺杀汪伪特务易先生,便指派了年轻的女学生王佳芝去接近易先生的太太,成功的做了易太太的干女儿。片中的王佳芝一身旗袍将身材烘托得凸凹有致,一张秀丽菱形脸蛋说不尽的妩媚,薄薄的嘴唇涂得亮汪汪像花瓣一样娇艳。不光是郑昆看着惹眼,就连膝头上的女人也被那浮华的打扮给深深地吸引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紧了银幕。

随着情节的进展,很快便迎来第一幕香艳的镜头:汤唯扮演的王佳芝和当中的一个学生在房间里关上门来做爱,可惜都是在被子底下,只看得见昏暗的光线里被子下在一下下地拱动不已……似乎是受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皱紧眉头的样子的影响,膝盖上女人不由自主地将耷拉着的另一半屁股往郑昆的怀里挪了挪,看似不经意似的,将一整个肥满的屁股挪到了他的大腿上坐稳了。

郑昆歪着头看了看女人,她大概是第一次看这样的电影,紧张地抿着嘴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荧幕一刻也离不开了,身体微微地跟着晃荡起来。他猜想女人下面肯定是痒了,便将勒住女人的腰的手松散开垂落到她的大腿间,见她似乎毫无知觉,便猴着胆儿将手掌插进了她的大腿间。

「别闹!别闹……」秀怡在掐了一下男人的手背,男人还是不把手收回去,便扭转头来怨怒的盯着他,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你还真吃了豹子胆来了,就不怕别人听到了动静,转过头来看见?!」

郑昆撇了撇嘴,涎着脸哑声说:「谁听得见?……我们小声点不就成了?」一边伸下手去将女人的裙摆提了起来攥在手中,换下另一只手掌来贴着她光润的皮肉,在大腿内侧来来回回地摩挲不已。

「不……不要嘛!被人看见了多难为情!」秀怡紧张地并拢了双腿,将男人的手掌夹在了大腿间使它不能自由地活动起来,伸下手去抓着男人的手腕往上提了提,却像生根似的黏在上面扯不下来了,「别使坏啊!这儿可不行,回去再给你……好好儿看电影啦!」她好声好气地说服男人。

大多男人都是吃软不吃硬,女人越是挣扎就越想得到,女人越是好言好语的倒不好粗鲁了。郑昆也不例外,把嘴巴贴在她的耳朵温柔边说:「好吧……看电影……看……」可是滋润的暖流透过衣衫传递下来,裤裆里的肉棒渐渐地舒展着越来越大,紧绷着抵在女人的屁股中央脆生生地疼痛起来。

再看那银幕上,香艳刺激的镜头已经过去了,前后持续了大约两分钟不到的时间,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的剧情。郑昆只得耐着性子看起电影来,心里隐隐地渴望着下一组更香艳更刺激的镜头,但愿持续的时间能再长一点,场面再露骨一点,最少要达到能撩起女人情欲的程度,那样才好行动。

「这女人……真不安分!」秀怡这样评价女主角,也许是身为女人的缘故,她从女主角的举手投足之间发现了某种暗示的迹象,「你看她,明明叫她去做卧底的,等着瞧吧!就快爱上那坏人了……」

「女人要是安分了,男人哪有什么机会?」郑昆在背后轻声嘀咕了一句,却被女人听见了,回过头来狠狠地挖了他一眼,他猛觉自己失言了,尴尬地笑了笑,指了指荧幕说:「快看!果然被你说中了……」

银幕上,在易先生的别墅里,男人正和女人搂在了一处耳鬓厮磨。一切正在蓄势待发的当口上,女人却轻轻拍着男人的肩头说:「坐下,坐下……」男人便强忍着心中翻腾的欲火坐下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人将丝袜从大腿上退下来,露出了白生生的大腿……易先生看得红了眼,再也坐不住了,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冲过去将女人往墙上推搡过去,不由分说地按倒在墙上面,撩起旗袍的下摆来粗暴地扯掉粉红色的内裤,迫不及待地拖着女人往床上一摔,女人扑面便倒在了床上,女人刚要挣扎起来,背上却「啪啪」地挨了两记响亮的皮带鞭子,手被卷到后面来捆在背上,男人裤子也不脱,拉开拉链掏出肉棒来朝着肥肥白白的屁股便压了上去……在女人「啊啊啊」的叫唤声中,秀怡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鼻孔里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杂乱,最后竟「呼呼呼」地喘出声来。

郑昆见时机已到,便将没被夹在大腿间的那只手悄悄地抬起来,轻轻地按在女人的一只乳房上。

秀怡吓了一跳,一边伸手来剥男人的手掌,一边低声喝骂道:「你在干什么呢?羞死人了,被人看见了可不好!」

「看不见!看不见……」郑昆用力地安在鼓满的肉团上,手掌就像被胶水粘在了上面似的丢不开了,一边慌张地央求女人:「就给我摸一摸,只是摸摸,又不做别的事情,不打紧的,看看别的人,哪有空管我们的闲事?」

秀怡狐疑地伸长脖颈往前排扫视了一下,一对对的脑袋全靠在了一起,有的则消逝了踪影,大概是双双倒在了座位上干那羞耻的勾当,一时滚烫了脸颊厌恶地骂道:「这都看得什么电影,分明就是来观摩的!」

「嘘……小声点!非要弄得别人听见了才好?」郑昆在她耳边低声地警告说,手掌却没闲着,隔着薄薄的衣衫捂住女人的奶子揉捏起来。

「噢……」秀怡哼了一声,便不敢再发出大点的声音来,眼睛乜斜着盯着荧幕上的男女只是闭上了嘴巴,嘴巴半开半合地往外吐着起气息,浑身的温度急速地升起来热得像团炭火一样的了。

「大……大了!」郑昆喃喃地嚷道,手中的乳房像面团一样地发了酵,慢慢地鼓胀着变得越来也有弹性了。他揉得越来越带劲,都快把两只奶子给揉出水来了,奶头也变得硬硬的蹭得手心发痒。

秀怡浑身提不上一点劲来,橡根面条一样地背靠着男人,脑袋里迷迷糊糊地乱成了一团糟。男人的手摸的分明是乳房,可大腿根部的肉穴里却跟着「簌簌」地痒了起来,她似乎忘却了这是在播放室里,不由自主地将双腿张开了。

另一手一得到活动的自由,郑昆便急不可耐地将手掌贴着大腿往里滑去,指头勾开内裤的边缘往里一探,里面早流了一片湿哒哒的淫水,「还装什么正经?……穴里的水就差没流成溪水了,还装……」他得意地嘀咕道,指尖像长了眼似的,分开温热粘滑的肉片儿戳到肉沟里面去了。

秀怡浑身一震,短促地叫了一声「啊」,慌忙抬起手来将嘴巴捂得严严实实的,那压抑的呻吟声便被生生地封在了嘴巴里,可身子却无法控制,先是绷得紧梆梆的僵硬,松弛下来后便如水蛇一样地扭动起来,背抵着男人的胸膛努力地将腰胯往前挺着,似乎嫌男人的手指插得不够深,她还要插得更深些。

手指陷在湿润火热的皮肉下,像被一张嘴巴一样活泼泼地舔吮着。女人秀美的脸庞在反射过来的荧光下,就像在夜晚盛开的花朵样那般迷人,高挺的胸脯正随着急促的呼吸抖颤不止。郑昆见女人如此饥渴,又伸了一个指头进去,并着两个指头在肉穴里「嘁嘁喳喳」地掏弄不已。

「轻点……轻点啊……痒……」秀怡闭了双眼低声地叫唤着,臀部一抖一抖地迎合着手指抽插的节律,他很享受男人的侵犯——指尖就像火柴头一样,在肉穴的内膜上划出一道道的火光,点燃了肉体深处熊熊的欲火。

荧幕上的激情总是很短暂,可是荧幕下的激情却在继续,播放厅里弥漫着断断续续低低的喘息声,还有那让人遐想的「嚓嚓」声。两人都分不清这声音是他们弄出来的还是别的情侣弄出来的了。

女人的淫水像泛滥的春潮一样,从裂开的肉沟里源源不断地流趟出来,流到了郑昆的手指间,流到了他的手掌上,浸透了棉质的内裤,将他的裤腿上濡得滑腻腻的,仿佛永远也流不完似的。

「噢嘘……噢嘘……」秀怡意乱情迷地呻唤着,仿佛觉得这肉身已不是她自己的了,而是整个儿被男人的手指操(淫色淫色4567q.c0M)控着不由自主地摇摆、摇摆……每一次抽插都带出一串细碎的「嘁嚓」声来,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秀怡扭头贴着郑昆的脸呢呢喃喃地说:「我……我……就要不行了!……」毕竟要高潮感觉是如此的不同:麻溜溜的快感在肉穴里四下乱转,一波又一波地有节律地在全身扩散。
说实话,郑昆的手指开始有些发酸了,可一听女人这样说便来了精神,勾曲着指头快速地掏弄起来,一时间「噼噼噼」的声音急速地响起来,混同在电影发出来的立体电音里,除了两人之外,几乎都快听不真切了。

一分钟未到,女人张嘴「呜哇——」地叫了一声,双手扶着前排的靠背夹紧了双腿,肉臀一下下地弹跳着,肉穴里一阵慌乱的翻腾过后,一股暖流「咕咕」地蹿出来浇在郑昆的指头上。

「死了……死了……」秀怡喃喃地叫着,往后一仰倒在了男人的胸口上,像一只午后的母猫一样眯缝着双眼「呼哧哧」地喘个不停,好大半天才停歇下来,额头上早布满了一层亮晶晶的汗光。

女人就这样懒洋洋地躺倒在郑昆胸膛上斜着眼看电影,直到电影快要剧终的时候才从大腿上下来,弯腰将内裤脱在手中攥成一团,撩起裙摆在大腿中间揩擦起来,末了又给他擦浸到大腿上的淫液。

「别擦了,没用的!都浸到里层去了!」郑昆脱下外套来将衣袖系在腰上遮住大腿上的水迹,一转头看见女人一抖手将内裤扔在在了角落里,不解地问道:「好好的一条内裤,还是新的,怎么就扔掉了呢?」

「都湿成那个样子了,穿着多难受呀!」秀怡苦着脸说,播放厅的观众开始从座位上站起来,陆陆续续地往外走,「都是你不好,说你的赔给我一条新的内裤!」她拉着男人的手撒起娇来。

「没问题,只要天上的月亮我能够得着,我就拿下来给你!」郑昆揽着她的腰跟在人流后面往外走去,他说的是实话:女人要是开口要他的命,他大概也不会犹豫一下的,何况是一条内裤?

到了外面,秀怡还想着电影里的情节,悄悄地问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电影?电影里演的……都是真的吗?」

「只要能赚钱,有人看就有人拍呗!」郑昆回答说,原来她真的是第一次看这种类型的电影,不觉替她的单纯心疼起来,「电影都是假的,虽然来源于生活,可是经过艺术化了之后,跟生活还是有差别的!」

「不!不!不……」秀怡连连摇头,「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说电影里面的场面都是真的在做?像我和你……」

「这我就不知道了,大概是要做的……」郑昆也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困扰了他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找到答案,「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演电影嘛,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啦!不当真的。」他问道。

「唉,还好只是电影,要是现实中用那么奇怪的姿势做爱,岂不把人累死?」秀怡似乎松了一口气似的,对做爱她有自己的看法,「再说,做爱也不能那么暴力,虽然看起来很刺激,可是心里老觉得怪怪的!」

「粗鲁是粗鲁,可是两个人只要真心相爱,无论怎样都不会过分!」郑昆这样说着,心里突然萌生了一种变态的想法,这想法确实把他吓了一跳,便赶紧驱散了心中的恶念。抬头看看天色还早,两人便沿着海滨大道往宾馆走,一边找吃饭的地方。

从小吃店吃完饭出来,六点还不到,郑昆便倒附近的超市给她买了一条内裤穿上,打电话预约了房间之后,两人便在宾馆前面的海边租了一条小船在海上划着玩耍,优哉游哉地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