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绿途】三柳暗花明

办公桌上的便签上写满她的名字,我痴痴地望着,防佛有魔力般吸引着我。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也停止了运转!
[ 哇!在干什么那!]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惊到,周敏笑眯眯恶作剧般地
看着我。[ 干什么?!不知道进来先敲门吗!] 我有点恼怒把我从痴迷的幻想里
拉回到残酷的现实中来。
[ 我敲门啦!是你没听到嘛!] 周敏委屈地翘着嘴。[ 咦?!在写什么啊?
] 桌上的字引起了周敏的兴趣。我心虚地赶忙用双手挡住便签[ 没什么,没
什么!
别这么八婆!有事说事,没事快走人!我忙着呢。] [ 哼!本来有事,现在
没事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么紧张?!挡的这么紧又没看到。] 说完气呼呼
地走了,临走还回头瞄了一眼。我急忙赶紧捂住,心想[ 这小丫头可贼的很!防
火、防盗、防周敏!] 到了门口,周敏突然停住脚步。我心里咯噔一下[ 又有什
么事啊?!] 周敏站在门口若有所思似的,喃喃自语[ 芳……芳……谁呢?会是
谁呢?!] 冷汗直冒!心里最隐私最黑暗一面将要被曝在光天化日之下!面部发
紧嘴角僵硬地咧着[ 呵呵……呵呵……瞎写的,不是人名啦!] [ 哈哈,原来真
是芳字啊!我瞅着有点像,瞎猜的还真中啦!哈哈……] 看着周敏得意地小模样,
我真恨不得搧自己一个耳光。
[ 芳?是上次来的你那个同学李芳吧!挺漂亮的,怪不得对人家念念不忘。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小洁多好啊,你……] 霎时,
我心里有种如负重释般的轻松![ 还好!没想到是她……没想到是她……] 故意
装作害羞的样子[ 别乱说了,人家都结婚了。会误会的啦!] 周敏对我的装腔作
势一脸鄙夷[ 嬉皮笑脸的坏男人!] 说着抓住门把手就要离开,拧到一半却停住
了!转身冷冷地盯着我。
[ 我的娘哦!你还有完没完啊!] 我心里无助地呐喊着。
[ 此芳非彼芳吧!] 听到周敏嘴里缓缓但坚定地吐出这几个字,我如同被雷
击般脑子发麻,眼前一片晕眩!嗓音带着颤抖[ 你……不……瞎说……是李芳…
…李芳啊!] [ 哼哼!] 周敏冷笑着[ 怪不得,最近老不在公司里,是老往
她那里跑吧?!
看你这失魂落魄的样子,是她不理你吧!][不是的,不是……是……的!]
我无力地争辩着。[ 切!杜总,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越是爽快地承认,就越是要
隐瞒什么东西!] 周敏有点失落地看着窗外[ 她这么美,这么有气质!我是你的
话也会为她着迷吧……] 我们俩都陷入了沉默,静静地无语……
[ 碰] 关门声重重响起,却无法惊醒我浓浓的相思!
怀着心事回到家里,卧室里的门半掩着,老婆翘着粉嫩的脚丫子正咯咯笑着
通电话,看见我进来急忙挂了电话。[ 老公你回来啦,累不累啊,我给你按摩吧。
] 老婆讨好似的向我撒娇。
[ 哼,在和谁通电话啊。] 我沉着脸道。[ 没有……没有谁啊……] 老婆低
着头脸红红的,边支吾边时不时地抬头偷看我几眼。
[ 额……] 我拉着长音,威严地看着她。[ 还不如实招来,小心家法伺候!
] 老婆下颚都快抵到胸部了,声音小的如蚊蚋[ 和小涛……老公你不要生气!
是这样的……] 我不耐地打断她,心里真有点生气。[ 你不是答应我不和他说话
了吗,怎么还这样!] 今天本来心情就很不好,我越说越生气。看着我真的有点
发火的摸样,老婆吓得眼眶里泪水直转,紧紧抱着我的手臂,带着哭腔[ 老公,
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你不要不理我了。] [ 好,那你说,为什么不听
话,我说过叫你别理他了,你还这样!] 我心里更多的是一种不平衡,老婆一直
以来都很听我的话,对我可以说是言听计从,甚至为了我不惜得罪她妈妈!突然,
这一回她和以前不一样了!一直以来,我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担忧,那就是
老婆的单纯,从小她就是被娇宠的小公主父母掌心里的宝贝,一切事情都由家人
安排好。犹如温室里娇嫩的花朵,根本不了解社会上的黑暗龌龊!我从来不怀疑
老婆对我的爱对我的依恋,但是老婆的单纯善良,对人没有机心,认为世上都是
美好的。如果被一些别有用心的男人利用,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我能很清晰的感觉到老婆还是很爱我的,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但是已经习
惯了老婆的言听计从到这一次背着我偷偷和他通电话,有一种不适从感,本能的
焦虑,不安!
见我面无表情的沉默不语,老婆象受惊的小鸟扑到我怀里,捧着我的脸不停
地亲吻着,微咸的泪水粘糊在我的嘴唇上[ 老公,洁儿……知道……错了,求求
……你,不要……不理……我!我再……也……不敢……了!] 抽搐地哽咽声使
整句话断断续续。
对老婆这么在意我的表现,心里涌起一股温暖的感觉,刚才的不平衡和焦虑
渐弱。[ 告诉老公,为什么和他通电话,你们都说什么了?!] 口气也变的温和。
老婆温顺地躺着我的怀里[ 刚才,李阿姨来电话说妈妈这几天心情都不太好,
经常是一个人呆着,老是走神,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李阿姨有点担心,就叫我
们多去陪陪她……] 犹如雷击般,整个人定在那里,我心里泛起一股滔天巨浪!
[ 她也是的!她也象我一样老是走神!她一定也是忘不了那一刻!她不是铁石心
肠!她不是对我没有感觉!她同样也是和我一样正在受着煎熬……] 一种无法抑
制的喜悦和感动,恨不得大声地喊出来!这段时间一直压在心间的郁霾这一刻终
于消散!老婆没有注意到我脸上表情的变化,继续说着[ 所以,我就想带妈妈出
去散散心。以前,听小涛说过他们老家山上很好玩,空气也很好,还有座水库可
以钓鱼游泳……] 心跳的砰砰直响,我咬着牙努力地硬压着自己快要乐疯了的情
绪,[ 终于可以和她见面了,还要一起出去旅游……] [ 嗯,孝顺妈妈是应该的,
念在老婆你孝顺的份上,老公就原谅你了!] 我尽量保持着正常的表情。[ 嗯,
老公谢谢你,我再也不敢了。] 老婆可怜兮兮点着小脑瓜子的看着我。
正当我不断的幻想着美好的旅行美梦时,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妈
妈答应去了吗?!] 手心里不断的渗出汗,心里不停地祈祷着!
[ 妈妈说要考虑一下。] [ 不可以!] 我脱口而出[ 妈妈现在心情这么不好,
我们做子女的一定要关心她!一定要让她出来散散心,万一憋出病,我们后悔都
来不及!] 我连珠炮似的。[ 不行!] 我一把坐起来[ 老婆,我现在就去劝妈妈
去!] [ 老公,谢谢你,谢谢你!] 老婆眼泪花花地抱着我的后背。[ 我会乖乖
的,我今后一定听你的话,我爱你老公,爱死你了!亲亲好老公!] ……
开门的李阿姨有点吃惊的看着我[ 小雨,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我顺着微
喘的呼吸和激荡的心情[ 李阿姨,小洁和我想带妈妈出去散散心,小洁的同事老
家空气很好,风景也很好,很适合去放松心情。我过来问问妈妈的意见。] 李阿
姨赞赏的眼神看着我[ 小雨啊!还是你最乖,阿姨以前就觉得你最好,你这孩子
心眼纯正有孝心……] 我心虚地接受李阿姨的夸奖,心里早已着急的不行。[ 李
阿姨,你看……能不能上楼问问妈妈……] [ 好,好,你看我年纪大了,变啰嗦!
这就上去,这就上去……] 李阿姨笑呵呵边说边上楼。
[ 她要是不去呢?!不会的!怎么会不去呢!你不要瞎说!她肯定会去的!
她不是也心神不定老想着你嘛!哼!那是你自己认为的,或许她是为了别的
事…
…] 我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这些幻想式的对话,焦躁不安地在大厅里来回走
动。
[ 怎么还没下来?!还没下来啊?!] 楼上似乎有关门的声音,我的心绷得
更紧了,眼睛死死盯着楼梯口,李阿姨慢慢从楼梯下来,看着她的表情,我心底
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疾步走上去[ 李阿姨,我妈妈怎么说?!] 李阿姨有点同
情的看着我[ 太太说,谢谢你们了,不过这几天有点累,就不去了。你们好好去
玩吧。] [ 完了!完了!] 两腿有点使不上劲,我瘫坐在楼梯上,巨大的喜悦和
巨大的失落让我的思维出现短路!李阿姨没有察觉到我的失态,好心的安慰我[
太太可能真的挺累的,你和小洁的孝心,太太是知道的,下次会有机会的。] [
下次!不行!不可以的!] 强烈的直觉告诉我,不可能会有下一次了,如果这次
机会失去了,我将永远和她处在平行线上了!
[ 不行,不行!] 我抑制不住高声叫了出来,李阿姨有点诧异地望着我。[
李阿姨,你再去问妈妈看!你就说小洁和我真的很担心妈妈,一定要妈妈和我们
出去散散心。] 我急切地抓着李阿姨的手。[ 好的,好的。我知道你们俩个孩子
的孝心,我再去说说看,你别着急!] 李阿姨怜惜的对我说。
看着李阿姨慢慢走上楼梯,突然,我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口气坚定地说[ 请你
转告我妈妈,如果妈妈这次还不答应的话,我会天天过来的。] 李阿姨明显一愣,
深深的看着我,似乎嘴巴蠕动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身
上楼了。
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心情异常的平静。该说的我都说了,就等她来做决定
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楼上没有任何动静。
……
当李阿姨出现在楼梯口的那一刹那,我才知道我刚才的冷静是如此的虚假,
如此的幼稚,汗水早已浸透了整个后背!嘴唇开启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活像一
个溺水者看到了生的希望!李阿姨眼神含着复杂情绪,我无法解读,也无心解读!
此时此刻我心里已经容不下任何其他!
[ 太太同意了……] 虚脱!一种虚脱般的幸福,我挣扎了几下都未能从沙发
上坐起。[ 等待的下一霎那就是醉人的幸福!] 空白的脑海里只浮现出伟大的哲
人讲过的那句经典!
[ 太太还说叫你带几个她今天包的寿司给小洁,如果方便的话,给小茹也带
几个去。] [ 嗯、嗯] 此时除了这个,我已无法回答其他的了!
……
[ 小雨……] 听到李阿姨的叫唤我回过头来,李阿姨嘴唇微微动了下,看了
看我[ 唉……小心开车。] [ 嗯。] 转身的霎那,似乎楼梯口一个白色的人影一
掠而过。
车子缓缓驶入xx小区,内心有点自责,自从大姨子离婚搬到这个小区后,
我才来看过她一回。小区显得有点破旧,印象中应该是九十年代建成的,水泥路
面坑坑洼洼,车子驶在上面稍显颠簸。如果说我这辈子对岳母是崇拜中带有爱慕,
对老婆是疼爱中带有怜惜,那么对我这个大姨子就是感激中带有尊敬。在我和小
洁最困难的时期,是她给予了我们最坚定的支持和鼓励,在劝说岳母接受我们的
过程里,她也出力不少,总而言之没有她的帮助我和小洁也会走到一起,但绝对
会比现在更为艰辛和漫长!在我心里她不仅是小洁的姐姐也是我的姐姐。
这一次的婚姻失败,对大姨子的打击是很大的,虽然表面上她还是强颜欢笑,
但我知道内心里是被伤的很深的,为了她,我渐渐有意识地疏远我的连襟,虽然
他对我挺不错的,我公司的很多业务都是他介绍的。钱可以少赚,有些事却一定
得支持,哪怕仅仅是道义上的。
三楼的窗户灯光正亮着,大姨子应该在家没出去。[ 叮咚……叮咚……] 门
铃响了很久,还是没人来开门,我有点纳闷[ 难道,没在家吗?不在家灯怎么点
着啊?!] 又继续按了几下,还是没有动静。[ 看来是真不在家了。] 我把岳母
做的寿司放在门旁,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小小的失落。[ 见不到茹姐恬淡如菊
般的清雅笑容了!] 正打算转身离开,门吱的一声打开了,大姨子有点微喘的站
在门口。
[ 茹姐你在家啊!我还以为你出去了呢!] 我惊喜的叫道 [嗯……小雨你怎
么来了?!] 大姨子口气稍显急促,脸上感觉有点不自然。
[ 哦,哦,妈妈做了些寿司让我给你拿过来。我给你拿到厨房里去,先放冰
箱里,不然会坏掉的!] [ 不用了!不用了小雨,我自己拿进去!] 大姨子急切
的拒绝,身子轻微地挪动挡住了整个大门。我心里不禁纳闷[ 怎么啦,今天茹姐
怎么怪怪的!和平时完全判若两人!] 心里奇怪,每次见面时梳理的很整齐的秀
发稍显凌乱的散在肩头,白玉般的脸颊上有股异常的红晕,常见的亲切随和清新
隽永的微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嘴角微微僵硬的表情!我关心道[ 茹姐,你是
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陪你去看医生?!] [ 没事,不用了,不用了……我很好
……谢谢。] 大姨子急切地说,眼神里似乎闪过一丝慌乱。[ 哦……哦……] 气
氛有点尴尬,看着大姨子今天怪怪的表现,一点都没打算让我进屋的样子,我也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来的路上怎么好安慰她的话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那
……那茹姐,那我先走了,你注意身体,有什么事联系我。] 我讪讪转身离开。
[ 小雨……小心开车。] 身后传来大姨子的声音,似乎带有一丝悲切。突然
想到还忘了说一件事[ 茹姐,周末妈妈和我们去外地玩,你也来吗?!] 被我的
突然转身吓到,大姨子整个身体惊了一下,随后又马上僵硬,双手急匆匆地放在
眼角像是在擦拭泪水,意识到我正注意她,赶忙转过脸去。[ 不……了,我周末
学校有事,你们去玩吧!] [ 哦,那我走了。] [ 唉,茹姐真可怜,离婚这件事
对她的伤害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深啊!] 坐在车里我有点自责的感叹着。[ 先
回去吧,还要告诉老婆岳母同意去了。] 想到这我稍微有点沉重的心情轻松了很
多。
老婆趴躺在大床上,双手托着圆润的腮帮子,两只粉嫩的小脚丫一上一下晃
悠,一双明亮可爱的大眼睛呼扇呼扇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到我进来,脸
上绽放出娇艳的笑容,[ 老公,人家好想你哦!] [ 是吗?哪里想我了?] 我故
意调笑。听到我这么说老婆脸红红的闭上眼睛,手指着胸口心脏的位置[ 这里啦。
] [ 哪里?是奶子吗?!] 我大声的曲解她的意思。[ 不是啦,是心啦!] 老婆
害羞地辩解。
[ 胡说,就是奶子,那你大奶子是不是天天都想着老公是吧!] 我开始施加
压力,老婆每次都是开始害羞,在我的逼迫下就会屈服我的淫威。
[ 不……不是……] [ 快说,不说就是不爱我!] [ 是……是……讨厌啦!
] [ 完整的说出来!] 我情欲渐渐高涨,蠢蠢欲动的开始羞辱老婆。
[ 啊!人家不会说,求求你啦,老公!] [ 必须说,马上说!] 我表情冷酷
地盯着老婆。
老婆怯怯地看着我,嘴巴憋了憋,还是说了出来[ 人家的……大奶子……想
……着老公。] 说完羞红了脸。
我满意于老婆的顺从。[ 还有别的地方想吗?!] 老婆学乖了,看着我不支
声。我心想[ 这小丫头还学精了,给我来敌不动我不动的策略!] 大声地说[ 屄
不想吗?你的大骚屄不想吗?!] [ 老公……你好讨厌哦!] 听到要说这些下流
粗俗的话,老婆撒娇想逃避过去。我岂能如她的意。狠狠地道[ 快点说,说的越
淫荡越好,老子鸡巴硬了!] 手紧紧地抓住裤裆揉搓着。
看着我的表现,老婆也渐渐背着氛围感染,空气里多了丝丝淫靡。[ 老公…
…人家的……屄……屄……也想你。] 双手捂着滚烫的脸颊,粉嘟嘟的嘴唇
里吐出淫艳的语句。
[ 还有……哪里……想了……] 喘着急促的呼吸,掏出裤裆里的鸡巴快速的
套弄着。
老婆已经进入状况顺着刚才的思路[ 还有……还有……屁屁……也想了!]
听到老婆嘴里吐出屁股两字,我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就在几天前,老婆雪白肥
美的肉屁股被野男人摸过!针扎般的痛楚掠过心脏幻化成一股难以阻挡的绿色洪
流![ 想你的野男人了吧!] [ 啊?!] 老婆傻傻地看着我。
[ 快点,给你野男人去电话,你妈答应周末和我们去玩了。] 冷酷地下着命
令,残虐的绿色欲望蔓延全身。
[ 不要……老公……] 意识到什么,老婆害怕地望着我。
[ 哼!快点打!] 我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 ……] [ 快点!] 老婆委屈又无奈的拿起我递给她的电话。[ 嘟……嘟
……] 通了!
[ 喂……] 电话里传来有点困意的声音。老婆捂着电话筒,带着泪光哀求着
[ 老公,求求你,不要好吗?!] [ 继续!] 简短而又有力,冰冷而又残忍!
[ 喂……] 老婆可怜兮兮的低着头,强忍着泪水,声音里带着些许哽咽。
[ 是姐吗?!是姐姐你吗?!] 电话里的声音带有明显的兴奋!
我愤怒地盯着老婆,压低着声音在老婆耳边[ 他妈的,怎么回事?都叫姐姐
了!] [ 不是的,老公,不是你想像的……] 老婆有点失控地哀诉着。
[ 姐姐,姐姐你说话啊!姐……你还在吗?!] 焦急的呼喊像无数把利刃直
戳我心底最柔嫩的那一点,疼痛……麻木……还有说不出来的异样!
[ 好好的和他说话。] 我赤裸裸地威胁着,老婆早已被刚才的情况吓到,只
会傻傻的点头。
[ 在……] [ 姐,太好了,你给我打电话了,刚才你突然挂断了,我还以为
你再也不理我了呢,就像前几天你不理我不和我说话,我真的觉得生命没有了色
彩……] 我听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心里却对这小子挺佩服,老婆这类型的单纯
几乎没接触过社会阴暗面的女孩子最吃这一套,想当年自己可没少说这类话。果
然,老婆脸上浮现了迷茫心痛的神色。
[ 姐,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没有别的想法,我就是希望能每天默默地在远
处注视着你,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你的悲伤也是我的悲伤!只希望你每时每
刻都幸福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 小涛……你别……这样……] 老婆渐渐陷入
迷思。
[ 当你想找人说说话时,我是你最好的聆听者。当你想排解寂寞时,我是你
最佳的开心果。][我靠!这得看过多少言情书才能说的这么肉麻啊!] 我心里暗
骂。
[ 小涛……不要这样……姐姐结婚了……很爱自己的老公……别这样……好
吗?] [ 不,姐姐我不介意,这辈子我只会爱一个女人,我不在乎天长地久,也
不在于曾经拥有,只在乎那曾经镌刻在心间的真挚感情!姐,我这几天都没洗过
手,它曾经抚摸过最美丽动人姐姐的身体,我永远不会洗去那令人悸动的美妙,
就算它腐烂变质,也无法磨灭我深深的眷恋。] [ 小涛……不要再说了……] 老
婆终于意识到我就在她的身边,急忙按掉手机,脸红的能滴出水来[ 老公……不
是的……] 想到前几天老婆屁股被野男人肆意的揉捏,现在又和这个野男人互诉
衷肠熊熊燃烧的绿色火焰吞噬了整个理智!
[ 小骚货,和野男人打情骂俏啊!我操死你!] 一把扯开老婆肥圆屁股上的
内裤,硬的像擀面棍似的鸡巴捅了进来,毫不费力,老婆下身早已如汪洋大海。
欲火更盛,[ 操!小骚屄,都湿成这样了!] [ 嗯……嗯……] 老婆无意义
地喊着单音节,刚才那一幕早已让她陷入迷狂。
我竭力挺腰,滚烫的鸡巴狠狠地操着老婆,每一次都用尽全力,只有这样屈
辱和愤怒才会随着欲望之火燃烧成烬!
老婆肥厚滑嫩的阴唇欢快地吞吐着不断进出她熟透肉体的鸡巴,清纯秀丽的
脸庞上含结着淫欲之花,妖艳与清纯,放荡与稚洁奇妙地缠绕纠结!狂乱地迎合
着,放肆地呻吟着。这一刻,幻想和现实,小涛和我在怒涛般的肉欲面前渐渐重
合……
亚洲女色网 成人女色网 婷婷网美国十次啦呦美国十次啦最新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