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妻人妻】

我和孔林都是在東北一個縣城長大的,我們從小就是同學,一直很要好。

在北京上完大學之后,孔林和幾個朋友做生意,我則在北京一家國企工作。

孔林那幾年賺了不少錢,兩三百萬是有的,不過他的花費也大,大多也都在女人身上花了,也沒什 錢來給他父母,他的父母還是含辛茹苦的在老家做著生意。

05年我結婚了,妻子亞茹比我小五歲,重慶人。人說重慶出美女,茹身材窈窕,長相很甜美,我爸媽很高興我趕在三十歲之前能結婚,他們對茹很滿意。

我的事業發展得也比較順利,結婚不久我就升 部門的高級經理,手里有些閑錢本來是要給父母的,可是爸媽堅持不要,我就在三元橋附近買下了一套二室一廳的房子。我爸媽很急著抱孫子,可是我和妻子結婚一年也沒有懷上,我們也不太在意,反正還年輕。

茹的性格不是很外向,但很喜歡時尚的衣服,在休閑的時候我會陪她逛街,包括買一些精致的內衣。唯一的缺憾,就是我的工作太忙,經常需要加班,而且經常出差,妻子一個人在家的時候難免有些寂寞和無聊,她也沒有太多的愛好,沒事的時候就一個人看看電視。

這時候,孔林突然出事了,他的公司涉嫌詐騙,他被判了十年,同時沒收財 。我和他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他出事后我立即去看守所里看了他,他也沒說特別多的話,只是一直囑咐我幫他照看他的父母,我離開的時候,注意到他眼里似乎有淚水在打轉。

看完孔林之后,我又專程回到X縣看望他的父母,我去的時候,看到她媽很憔悴。李姨和我媽一樣都特別心疼兒子,這次孔林出事,她明顯受到了很大的打擊,感覺老了很多,看到我更多的是握住我的手,也沒有很多話,眼睛里始終有淚珠在打轉。

孔林他爸還好一些,不過也因 孔林的原因,更加少言寡語,中午硬留我在他家喝酒,他喝了很多,席間大罵孔林沒出息,李姨不願意聽,中間就離開了飯桌。那年李姨53,老爺子54了,而孔林一坐就是十年,出來也都40歲了,那時候兩人在不在還不一定,走的時候,我硬塞給老爺子五千塊錢。

幾個月之后我媽給我打來電話,說是孔林媽媽患了晚期乳腺癌,正在A市醫院住院。我立即回到故鄉,請求帶李姨去北京治療,怎 說北京的醫療水平都要更好一些。李姨一開始不同意,覺得太麻煩我了,但在醫生的強烈建議以及孔林爸爸的說服下,終于同意和我到北京治療。

就這樣,李姨在北京一家著名的醫院住了下來,孔林他爸也一起來照顧她,我不願意他這 大年紀還住在醫院的家屬床,我就請他住到我家里,正好有間臥室也是空在那里。亞茹也是個很善良的女人,我忙的時候她就經常去醫院幫助照顧李姨,每天還給孔林他爸做飯。

雖然得到了良好的醫治,李姨的情況卻一天比一天惡化了,醫生告訴我她堅持不了兩個月了。我哭了,李姨是一個非常好的長輩,對我從來都很好很好,我沒敢把這個壞消息告訴老爺子和獄中的孔林。

終于,一個半月后的一個下午,李姨離開了我們……我父母知道之后也很難過,叮囑我照顧好孔林他爸。

老爺子表現出了男人的堅強,但我覺得他一個人回到故鄉空蕩蕩的家也沒什 意思,另外也沒有人照顧他,他也沒有什 積蓄,于是我就堅持讓他在回老家辦好喪事之后,回北京和我們生活一段日子。

妻子沒有任何反對,她很體諒我的心情,另外可能因 她從小就沒有父親,她也很尊重和孝敬孔林爸爸。我父母支持我的做法,他們本身身體很好,生活也很富足,不讓我 他們擔心,他們讓我留孔叔住下去。

渡過了開始一段難熬的日子,老爺子的心情漸漸平複了下來。他是個很堅強的男人,也可以說心腸比較硬,從孔林入獄到李姨去世,他一直都沒有流淚,只是覺得他臉上原本就很多的皺紋又多了幾道。

過去他做過木材生意,當時賺了點錢,比較花心,背著李姨在外面玩女人,兩個人差點就離婚了。后來,老孔的錢揮霍得差不多了,夫妻只好做點小生意維持生計。由于生活的艱辛,孔林他爸顯得很老,臉上滿是皺紋,他很喜歡喝酒,也會做菜,每次去他家,他都會讓我們陪他喝酒。我感覺得出他脾氣很倔,這點孔林像他。

在我家住下之后,他每天也沒什 事情,白天會出去和社區里面的老人在院子里聊天;晚上的時候,會給我和妻子做上幾道小菜,拉著我們陪他喝酒。這樣孔叔就在我家住下來了,他生活的費用也全部都由我來給,一開始他心里不是很接受我的照顧,但漸漸地也就習慣了。

第02章

夏天來了,我被公司派去廣州出差,一去就是三個月,老爺子就由我妻子照顧。

等到九月我從廣州回來之后,發現妻子經常惡心要嘔吐,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 回事,我就帶她去看醫生。當醫生確定地告訴我和妻子——她懷孕了——的時候,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難看,而我注意到妻子的表情比我還要難看十倍。

會是我的孩子嗎?我心里在不停地問自己, 什 自己出差三個月,妻子就懷孕了?而之前一年多也沒有,所以我不敢確定這個孩子是不是我自己的。

一路開車回家,我一句話都沒有和坐在一旁的妻子說,感覺得到她很羞愧,直覺告訴我,在我不在的日子她一定是和別人上過床了,而她也不能確定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的。

當車子停到了我家的車庫,熄了火,妻子轉身突然抱住了我,她哭了:「對不起,可以原諒我一次嗎?」當我問她那個人是誰時,她躊躇了,她很羞愧,始終沒有勇氣說出來,我也沒有再追問。

當晚我沒有住家里,在酒店里輾轉反測,一夜也沒有睡。

第二天起來,我就去醫院做了檢查,看看我是否具有正常的生育能力。醫生告訴我結果會在隔天出來,我忐忑地離開了醫院,心里仍存著僥幸,妻子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我也沒有去公司上班,回到酒店躺著發呆,妻子打來好多電話我都沒有接,然后突然收到她的短信:「我準備明天去把這個孩子打掉。」我一看就急了,連忙打電話給她,她很怯的接了我的電話,我沒有多說,只是告訴她不要把孩子打掉,起碼等個三天,待我們見面后再作決定,她同意了。

當我拿到了化驗結果——證實我的精子活動能力不足,讓女性懷孕的幾率極低之后,我突然釋然了,反正自己也不太可能有孩子,而我的父母包括我和茹都非常喜歡孩子, 什 不可以把這個孩子當成自己的呢?想到這里,孩子的父親是誰也不是那 重要了。

我告訴了茹醫院的檢查結果,表達了我希望她把孩子生下來並且會好好對待孩子的意思之后,她哭了,這次是因 我的包容,我猜也可能是因 這個孩子不是我的而惋惜。我也沒有追問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她似乎欲言又止。

我們和好了,我們像以前一樣手挽著手回家了。

回到家之后,我發現老爺子的脾氣變得很大了,更奇怪的是,每次我和妻子在客廳依偎坐在一起看電視或者比較親密時,他都會很大聲的摔上自己的房門,呆在自己的屋子里。搞得我和妻子都很 尬。甚至我在給他生活費時,他的臉色都很難看,什 都沒說就接受了。

而一天晚飯,我在和他以及我妻子一起的時候,我告訴他們,我又要出差一段時間,我覺察到孔林爸爸突然變得很高興,本來好幾日不和我喝酒的他,滿面皺紋的老臉也笑了,拉著我和他喝酒。他的反常搞得我莫名其妙,一旁的妻子只是悶頭吃飯,也不看我們。

一個月之后,我回到家時,妻子的肚子已經明顯大了,當我凝視她因懷孕而隆起的小腹時,她羞紅了臉。做愛的時候,妻子一直很怯的讓我輕點,說別傷了胎氣。

老爺子似乎又不開心了,反正我一在家,他就呆在自己的房里,弄得我很奇怪,自己到底什 地方得罪了他?我和妻子說起孔叔的態度時,她只是說沒事,我太多心了。我就一直心存一些疑慮,想找老爺子談談,但也不知道該怎 說。

直到一天清晨……我從睡夢里醒來,發現身邊妻子不在了。只要我在家,她每天都早起給我做早飯,懷孕后也是這樣,我多次讓她不要做,她也不聽。

我起身去洗手間解手,眼睛自然向廚房瞥了一眼,居然看到孔叔正從背后抱住我的妻子,她的睡衣肩帶已經滑落下來,豐滿的雙乳竟然被老爺子抓住!而她在試圖從他的懷抱里掙扎出來,兩個人在低聲爭吵著什 。

我震驚了!一個是比我還小五歲的妻子,一個是我好朋友的父親,一個我對他比自己父母還要好的長輩。

他們兩人沒有發現我,我木然回到了自己的臥室,忘記了去洗手間。這實在是太讓我震撼了,難道妻子肚里的孩子是孔林爸爸的?這太可怕了,那孩子就是孔林的弟弟啊!而我,這不是引狼入室嗎?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 和他們一起吃完早飯,然后出門的。我沒有去上班,而是撥通了妻子的電話,讓她不要上班,直接來找我。當我問她孩子是不是孔叔的時候,她呆了,隨即便哭了,哭得很厲害。天啊!我最怕是真的事情終于得到了證實。

良久,她平靜下來之后,終于鼓足勇氣告訴了我,我在廣州出差那幾個月家里發生的事:老爺子每天晚上都會拉茹陪她喝酒,喝過之后就讓她陪著看電視,妻子因 從小缺少父愛,所以對這個異性的長輩很親近。可是幾次之后,她發現事情在慢慢發生了變化,老爺子開始在酒后有意無意地用言語去挑逗她,甚至找機會動手動腳。

她一開始並沒有在意,直到一天早上發現老爺子正在透過她沒關嚴的房門偷看她換衣服。她開始躲避他,而老爺子覺察后反而更加肆無忌憚,在她做飯的時候會從后面抱住她,在看電視時會環住她的腰。

妻子則是又羞又怕,這是在自己家里,丈夫也不在家,這人是丈夫好兄弟的父親。老爺子有種丈夫不具備的男性威嚴,那布滿深深皺紋的臉透露出的是一種不可違抗的力量,她害怕自己早晚會抵擋不了這個投老男人的威懾和進攻。

終于,在一次晚飯后,發生了最后的事情……而她似乎也被這個曆盡滄桑和艱辛的男人所折服,一次又一次被他征服在胯下,甚至還達到我不是每次都能給予她的高潮。妻子從沒有想過這樣一個老年男人還會讓女人懷孕,所以一直也沒有注意采取避孕措施,任由他把精液射在陰道里。

至此我也終于明白了孔叔對待我的奇怪表現,以及妻子 什 始終難以說出孩子的父親是誰。讓我難堪的是,我得知了孔叔一直在偷偷和我分享一個女人,我只要不在家的晚上,他就會和我妻子同床共枕,他現在以 孩子是我的,還不知道那是他的骨肉。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那就是告訴他孩子是他的事實。因 遲早他會發現這個事實,無論是從妻子生 的時間推斷,還是看孩子將來的長相,與其瞞著他被他自己發現,倒不如坦白告訴他事實,這樣對大家都好。

我把這個想法告訴妻子之后,她表示不同意,她覺得同在一個屋檐下這個太 尬了,也太荒謬了。但我將利害關系說清楚之后,她也只好同意了,因 她知道如果再隱瞞下去,被老爺子發現的話,三個人的關系會更加 尬,對孩子也沒有好處,因 孔叔是個占有欲和忌妒心都極強的人,他對別人的孩子是不會太好的,哪怕我們對他再尊敬和孝順。

當我和老孔只有兩人在場之時,我告訴他我知道了他和我妻子的關系,並且告訴他孩子是他的,我自己不能生育,而且願意像對待自己孩子一樣對待這個孩子時,他一開始並不相信我,但后來就是抑制不住的高興。

我很能理解,但自己成年的兒子被投入牢獄直到中年,老伴去世,這時居然可以讓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懷孕,有了自己的骨肉,他當然歡喜,雖然帶著一絲不相信,但他仍然和我喝個大醉。

此后幾天,妻子見到我和他都有些 尬,但有了我的寬容和老爺子的欣喜,她逐漸平和了,也表現出了懷孕的女人的欣喜。

很快妻子已經懷孕五個月了,她的肚子越來越大。

下一篇:我的母亲是村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