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扑灭的火焰

无法扑灭的火焰

.
火车里漆黑一片,窗外不时一闪而过的暗红色灯火照在车厢显得异常暧昧。
文非无法
安然入睡,心一直在秤秤跳着,鼻中闻着女儿身上纯纯的淡香,他很想好好欣赏把玩一下
女儿芳香的肉体,虽然他知道这种想法违背人伦、违背道德、也会被社会唾弃,但这种心
火却总是按不住,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火苗越烧越旺。随着思雨的一天天长大成熟,他每
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可爱女儿会被另一个陌生的男人亵渎,她的嫩白身体会被男人
用肮脏的舌头舔弄,会像自己操红英一样按在床上狠操,他的心就发疼,甚至还有一种强
烈的嫉妒感。
他下床轻轻打开门来到火车车厢连接处抽烟,从门缝里灌进来的风吹的他手上的香烟
火苗飞舞,文非大口的吸着烟,到底是痛苦的做一个好父亲还是卑鄙无耻的做一个快乐的
父亲呢?
床上的思雨其实也没有睡着,她也在做着痛苦的选择,如果父亲今晚忍不住和自己亲
密,自己要不要坚决抵抗呢?如果默许的话又能默许到哪一步呢?
父亲对自己迷恋有两三年了,虽然他一直刻意的掩饰和回避,可她从爸爸的眼神里知
道他的心里一直想着自己的身体,明天就要去大学报名了,她不敢担保自己不在大学校园
里谈恋爱,甚至不敢保证自己毕业时还是一个处女。做为一个从小爱好文学的女孩,思雨
其实感情很丰富,身体也很敏感,每回洗澡时只要把指头戳进小蜜洞就会想哼哼。帮爸爸
治伤吸他的小奶头、和父母同住那晚听他们作爱,这两件事让她明白了男人和女人都可
以通过敏感器官的接触让对方达到一种疯狂的快乐当中,特别是那晚妈妈舒服的嘴里又是
哼又是呻吟屁股像打桩一样在爸爸身上套,让她知道女人做那事时其实是非常舒服的,从
前她觉得女人只是让男人发泄的对象。只是从小懂事的她知道孰轻孰重,家里的条件不好
自己只有先不想那些事情,把书读书找个好工作才能对的起父母的养育之恩,也才能让父
母过个幸福的晚年。看着从小就对自己疼爱的甚至有点溺爱的父亲正在慢慢变老,以前帅
气儒雅的父亲才四十几岁就已经有了不少皱纹和白发,思雨很不好受。她也知道爸爸其实
并不爱妈妈,在家经常受没有文化且脾气暴躁的妈妈的气,父亲喜欢的也许就是自己这种
文静有文化的女人,这可能也是他对自己着迷的原因之一吧。如果按照正常的生活过下来
,(当然她相信父亲无论如何不会对自己用强的)也许父亲一生都会在这种想要而不敢要
而且还自责悔恨的错综复杂的痛苦中,那样的话也许父亲不到50岁白发就会全白的,思雨
不忍心眼睁睁看着父亲就这样痛苦一直过到老。现在自己唯一能抚慰父亲的也许就是自己
的,让他能在即使以后没有自己陪伴的日

子里也能有一段美好的回忆。如果要给,她就要
给自己的那一次,她不想把被别人的男人弄脏的身体再让爸爸亲吻。只要一次,她的心里
也只允许一次,过了今晚依然父是父,女是女,谁也不会知道。就算是上天责罚她也认了
,为了父亲她什么都愿意做,如同父亲对她一样。想到这,她豁然开朗,(当然爸爸那又
长又粗的那个和怕人的圆龟头还是让她有点担心万一真的到那一步自己紧窄的小洞会不
会不堪重负)她继续闭着眼装睡等待父亲的亲密!
文非也决定豁出去了,如果一直这样活在煎熬中他怕自己有一天会疯掉会爆炸掉。以
前他可以忍,可以装作一个慈父,可是思雨已经长大了,她也许今年就会谈恋爱,会和男
人接吻,会被男人抚摸甚至作爱,然后是结婚生子,如果以后她嫁到别的城市的话想看一
眼都难了。不,不,我宁愿被雷劈死也不要悔恨而死!!!文非扔掉烟头,坚定的往回走
去。
文非回到车厢,轻手轻脚的关好门躺回床上。黑暗中看不清什么,但从女儿均匀的呼
吸声中判断应该是睡着了,他把身体倒过来趴在思雨的脚边,用鼻子从脚趾头开始轻轻往
上面闻着,父女俩在火车上都没法洗澡,文非鼻中闻到一股汗味和淡淡的香味,没有任何
理由的,也不需要理由,文非就是觉得女儿身上任何味道都是香的。思雨拼命让自己冷静
,爸爸火热的鼻息喷在脚上和小腿上,弄的腿上纤细的绒毛感觉痒痒的,她本能的想缩脚
躲开却又不敢,虽然迟早要面对,但能避免尴尬还是尽量避免嘛。
文非幸福的嗅着女儿身上的体香,很快就进攻到了裙子下沿,他好想钻进去好好的看
个够,闻个够,亲个够,他可以想像到里面的风景该是如何迷人,那粉嫩芳香的少女阴肉
,黑而柔软的性感阴毛,以及那未经开凿过的红色通道,但他不敢那么做。
他把鼻子伸到
思雨小腹下面,隔着裙子和内裤使劲吸着里面的味道,仿佛他一用力女儿那美妙阴户的又
咸又甜的带汁阴肉味道就会被他成功的吸入鼻腔。
思雨感觉自己又不可抑止的下流了一次,虽然父亲只是想闻一闻那里的味道,而且
还隔着双重保护,但她总感觉自己仿佛是把刚刚长满黑毛的小阴洞凑到父亲脸前供其赏玩
一样。是啊,既然自己是醒的,又没有拒绝,那可就不就是那样吗?我到底是渴望还是害
怕呢?思雨觉得自己既渴望也害怕,而且一点也不矛盾。
文非陷入深深的意淫中自我陶醉着,其实隔着那么多布料根本什么味道都闻不到,但
他却仿佛什么都看到了,什么都闻到了,裤档里的孽根不知何时已成冲天之势,达到了和
红英办事时没有的硬度。
黑暗给了文非对道德底线最后一击的勇气。他急速的脱光衣服躺回思雨的旁边,侧身
过来在把头深深地埋在女儿的头发里使劲吸那芳香的味道,带着热气的嘴巴在她的脸上从
上至下如蜻蜓点水般逐次亲吻。
爸,你没睡啊?,黑暗中思雨轻声的问道。
思雨,我不是个好爸爸,甚至不配做人。但爸爸再不和你说会疯掉、会炸掉的,爸从
你15岁就想要你,一闻到你身上的味道,哪怕是汗味爸爸都会很冲动。就连每次和你妈妈
作爱爸都是闭着眼睛把她当成是你,你知道吗?呜呜………爸爱你,这里面既有父亲对孩子
的爱,也有男人对女人的爱,也许你会觉得我的父爱不纯洁,但爸爸心里知道这不矛盾。
思雨,你知道爸爸有多爱你吗?……文非别说别呜咽着轻声哭泣着,憋了几年谁也不能说
的心声此刻终于倾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