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服美姨娘

收服美姨娘

.
我叫风,十三岁随父母移民澳洲,今年是大学毕业熊熔熄煻,韎韶领頖即将踏上社会就业,平日

里私生活之糜
烂异性关系之复杂,就是一典型的花花公子嫬嫙嫚嫩,禒禈禠稰见着美女就走不了路、迈不动腿、张不开嘴,就光
想着怎麽把她搞上手。
为着追求下半生安稳所以我决定回港发展希望可和享受不同文化之美女和趁机北望神州,寻幽采美。
姨妈寡居香港多年,知我回港发展就要求我母亲要我寄居家她家好有个伴聊天解闷,其实我对姨妈的映像已经
非常模煳了,因为他只在我移民时候的印象,之後就没怎麽来往,只有在和母亲的谈话中得知姨是个传统的中国女
性,个性非常热情,善良温柔,美丽大方。
今次出国多年回来和久未见面的姨妈俩人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谈话家常,我惊讶於眼前姨妈她的美貌姿色、竟
看得有些目瞪口獃. 她那黑白分明、水汪汪桃花大眼真的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红唇膏彩绘下的性感小嘴
娇嫩欲滴,言谈间那一张一合的红唇令人真想一亲芳泽。光滑的肌肤雪白细嫩,她凹凸玲珑的身材被紧紧包裹在雪
白的低胸洋装内,隐而若现出浑圆而坚挺不坠的乳房。柳腰裙下一双迷人光滑雪白的玉腿,粉嫩细腻的藕臂,成熟
亮丽充满着贵妇风韵的妩媚气质,比起任何电影着名女星更扣人心魄,淡雅的脂粉香及成熟美艳女人的肉香味迎面
而来,她的美与性感竟使得我色心暗生,痴痴的盯瞧着面前的大美人而忘了说话。
我视线逐渐模糊,竟把眼前姨妈幻觉成一位美艳女神,似乎看见了她微翘粉嫩的酥胸而乳头像红豆般的可爱,
非份的遐想使得我胯下的肉棒不禁悄悄勃起。
我俩一面交谈,我却一面暗自忖思,想着眼前这位姿色娇美、成熟迷人的姨妈、虽快有五十,正是情慾鼎盛、
饥渴难填饱的虎狼之年,何况姨丈3 年前离世,姨妈只好夜夜独守香闺、可想孤枕难眠是多麽的寂寞痛苦!
我真替美艳娇媚的姨妈深深感到委屈,内心忽然有一股意欲染指她诱人胴体的淫念,内心不断寻找适当时机把
她勾引上床,以滋润她那粉嫩久旷缺乏男人抚慰的小穴。
我特别擅长锺情於美艳成熟的女人特别有「性」趣,巴不得天下间成熟美艳的美女皆成为我「棒」下之臣,我
相信姨妈会一定臣服於我的大肉棒下。
眼前的姨妈在那紧身洋装包裹下凹凸标致、成熟媚惑的胴体使得我幻想着我那大肉棒插入她撩人的小穴,使得
她舒服、爽快得欲仙欲死、不停地娇喘媚吟……在这粉红色的遐思幻想中、我的大肉棒不禁又傲然勃起,只好赶紧
假称要小解到浴室冲冷水,冷却一时燃起的慾火。在浴室冲冷水次一刹那我有了一个臣服这美娇娘之计划…………
浴室奸淫浴室内雾气弥漫,几朵嫣红的玫瑰花瓣漂在浴缸水中,香气四溢,「啊……哦……」两条雪白的大腿大大
分开,分别架在水池两边,两根手指深深插入肥厚的花瓣中,躺在浴缸中,中年美妇已陷入自淫的深深快感之中,
不由得发出阵阵呻吟。
「今天我这是怎麽了?」高潮过後的姨妈两腮绯红,虽然自从丈夫死後自己也有过性冲动,也时时自慰,但今
天不知怎麽搞的,性欲特别亢奋,都泄了三次了,可下体传来的瘙痒使她忍不住想再次插入。
「谁?」刚刚分开大腿,就发觉有人在窥探,姨妈连忙用浴巾捂住胴体。
「姨妈!是我………想不到……姨妈……是如此淫荡好色的女人,一点点滴春露就叫你变成这样了。」
「是你,你………竟会在我的浴缸里下春药?」姨妈气得浑身颤抖。
「你………出去!」下体传来一阵阵酥痒,姨妈知道滴春露的药性再次发作了,她强制着,企图站起来,但发
觉浑身酥软,象被人抽了骨头似的,力量全失。
「来吧,姨妈……我的小骚娘。」我淫笑着并一把扯掉姨妈半捂娇躯的浴巾,裸露出她那成熟性感的胴体,接
着自己快速脱掉衣裤,露出早已一柱擎天的巨大阳物,扑向了姨妈。
此刻的姨妈已被春药刺激得双奶涨鼓,奶头发硬,下体的花瓣早已湿透,是尚存的一点理智,想奋力推开我,
但被我拦腰抱起,一阵男子气息传来,屁股後面又被我有一根又粗又大的滚烫的阳物不停地在股沟里摩擦,姨妈花
瓣和肛门被我的龟头轻点着,体内的淫性再也控制不住了,嘴里不由的发出阵阵呻吟。
「来,姨妈…………用这个姿势。」我把姨妈一把翻过来,脸向下,趴在浴池边,这样一来,姨妈的雪白丰满
的臀部便变成了高高翘起的姿势,我用手抚摩她那早已湿得不成样子的花瓣。
「啊……啊……不……你……你这……不可……啊……停啊」尽管已被春药迷失了本性,但尚存的一点点理智
使姨妈想再次想摆脱我的魔掌,可是当我那粗大的阳物顶在了她的花瓣口上的时候,她的下体一阵颤抖,雪白的臀
部不由自主地摆动着,腰肢象蛇一样扭动,不知是想摆脱还是在企求快插入。
「啊……不……啊……啊……不行,我……快……快放开我,我们是……是……啊……」巨大的阳物缓缓插入
湿润的花瓣,快感淹没了一切,姨妈现在如同一只发情的母兽,忘了是被人在强奸,疯狂地摇摆着高高翘起的臀部,
我的阳物在後面快速地抽插着,花瓣中被阳物带出的淫水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我高超的性技加上春药的功
效,姨妈高潮一次连一次冲击下,姨妈只有倒在池边喘息着,并用浴巾慢慢擦拭着大腿根精迹斑斑的花瓣,到底泄
了几次,自己也可能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刚才如同换了个人一样,变着花样地任我奸淫,虽然开始是被春药所支
配,可自己心里明白,到最後春药的药性已过去,但勃发的性欲使她根本忘了一切,假装被春药催情,尽情与自己
根本不喜欢的男人渲淫,有几个不堪入目的淫荡姿势甚至是自己主动摆出来的。
休息片刻後姨妈扶着我宽阔的肩膀,想从淫欲中摆脱出来,开始挣扎抵御我的爱抚,但我低声在她耳边的几句
话让她终於失去了抵抗力:「姨妈……你不是需要男人麽?你大好年华,何必计较世俗人道路观念要委屈自己要天
天晚上用假的自慰麽?我们的幸福亦无损他人你何必要自我折磨而放弃自己之幸福呢?」
姨妈低头无语只是用妩媚之眼光注视着我,挣扎开始减缓,下体可能被我弄出的快感荡漾到全身,性欲终於爆
发了出来,不由自主抱住我的脖子,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夹住我的腰,丰满的臀部疯狂地上下摆动,「啊……啊…
…啊…你…真会喜欢我好吗…快啊……好……好爽哦……」
乳头被我含在嘴里允吸着,下体被粗大的阳物快速抽插着,在性欲的快感和乱伦的罪恶感中,姨妈很快达到了
高潮。「不……啊…我…不……成……快……不要停啊」
「趴下,你这条母狗,更爽的还在後头呢!」
将姨妈摆成自己最喜欢的狗交的姿势,想到马上会被我的大肉棒从後面插入,姨妈不由得满脸通红,主动翘起
雪白丰满的臀部,期待着我再一次的侵犯。
「啊……天哪……」一个湿润温暖的东西软软地贴上了花瓣,不是肉棒,是舌头,「啊……啊……」随着我的
舌头灵活地周游着,花瓣再次溢出了淫水。
轻轻舔过花瓣後,舌头慢慢上移,轻轻划过菊花瓣,「啊……啊……天啊……哦……进……去……啊……进去
……啊……」
当舌头缓缓分开肛门的嫩肉,挤进去并开始进进出出做抽插运动时,姨妈快活得几乎升了天,做梦也没想到期
待已久的舔肛竟是由我来完成的,她呻吟着,摇晃着肥厚的大屁股,两根手指插进自己的花瓣抽插着,当後面的肛
门被我的嘴包含住并允吸起来的时候,她浪叫着,再次达到了高潮。
可是我还没满足,他起来扶住姨妈的诱人的臀部,将龟头顶在了肛门上,「不……不要这样,」尽管肛交对姨
妈来说具有莫大的诱惑力,但她还是一把抓住了屁股後面那根粗大的肉棒阻止它的进入,「你就让姨妈留一点尊严
吧。」
「姨妈……性爱之昇华是快感,你何必为小小的一点尊严而放弃幸福呢。」
姨妈听罢稍稍想了一下,不由得手一松,於是屁股後面那涨鼓鼓的肉棒终於顶在屁眼上,「啊……」随着龟头
慢慢顶开紧闭的菊花蕾,姨妈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和矜持,如同一条发情的母狗趴在地上,高高翘起丰满的臀部,当
肉棒全部顶进肛门并开始缓缓抽插起来时,快感从後面一波波传来,她咬着下唇,呻吟着晃动着雪白的臀部,收缩
着屁眼,不断夹紧那粗大的肉棒,享受着乱伦和肛交所带来的双重高潮。
我跪在姨妈那雪白性感的大屁股後面,看着自己涨红发紫的大肉棒撑开姨妈那褐色的屁眼,不断进进出出,而
姨妈那疯狂摇摆的白臀和不停收缩夹紧的屁眼夹杂着嘴里断断续续的呻吟,令人丝毫看不出她平时是个高贵稳重的
人妻夫人。
渐渐的,肉棒在屁眼里越插越快,姨妈低着头,青丝垂地,雪白的大屁股越摇越厉害,并配合着肉棒前後运动
着,嘴里也开始发出淫言乱语:「啊……啊……天哪,啊……好舒服……啊……快……啊……快啊……哦……姨妈
……妈的……屁眼……好……好舒服……啊……啊……快……哦……不……不行了……啊……姨妈……快要……啊
……妈的……屁眼……终於……啊……被你……这……啊……你这坏蛋……啊……操了……啊……」
终於,在她淫荡的浪叫声中,我再也把持不住,肉棒狠狠顶到根部,双手扶着姨妈性感的白臀,一阵狂喷,精
液全部泻在了姨妈的屁眼里。
再接再厉第二天上午起来,姨发觉自己已被洗得干干净净,全身上下除了穿着一条透明丝制的袜子外一丝不挂,
而那条袜子很奇怪,一直包到浑圆的臀部,使她那诱人的大腿和屁股更加性感。
回想` 昨夜自己在淫药的催情下如发情的母狗般被姨甥用各种交配方式干得哀啼宛转,而这个性欲狂在自己身
上用不同的各种性爱技巧更是使自己有数十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一想到这儿,姨妈便不由羞愧得满脸通红,
而眼下又给自己穿上了这种刺激情欲的丝袜,不知道一会儿又要怎麽炮制自己。
在姨妈胡思乱想之间,房门已再度开启,我慢慢的走进来,淫笑道:「怎麽样,姨妈,休息够了吧?」欣赏着
上身一丝不挂,下身只穿着一条透明特制的包着臀部的丝袜的姨妈,姨妈一言不发,我呵呵笑着扑上来,再次把她
按倒在地毯上,我的手隔着丝质的包臀袜在姨妈丰腴的臀上来回抚摸,姨妈的臀部才略作挣扎,我无情的手掌已重
重的拍下,「啪…」的一声,雪白的肌肤上烙上娇红的掌印。
「啪…啪…」姨妈的防线开始崩溃,虐打的痛楚为她带来了快感,肥厚的花瓣竟不断分泌出淫液,牙缝间不时
漏出夹杂痛苦及快乐的呻吟,「唔…嗯…」的声音让人感觉不到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即使姨妈自己也分不清自己
的感受。
当姨妈仍沉醉在迷惘之中时,虐打屁股的手却突然停止,猝不及防的空虚感令她情不自禁地冲口一句:「不!
……」
「姨妈………原来你是一个喜欢被虐狂的性感骚货!」一脸绯红的姨妈连出言反驳的勇气也没有,昨天晚上和
方才自己的表现不啻是一个欲求不满的淫妇吗?在她懊悔的当儿,我已一把撕破包着屁股的丝袜,裸露出她那丰满
诱人的大屁股,把一根棒子凑近湿漉漉的阴道口,於两片唇瓣和诱人的屁眼间来回揩拭,姨妈刚压下的情欲被再次
挑起,身体已不自觉的配合棒子的动作而摆动。我捉狭似的,棒子每一次都是掠门而过,这可让她着急了,虽然浑
身乏力,她还是耗尽每一分力气去配合。
「姨妈,想要的………便开口求我。」
虽然已是欲火焚身,尚存的一分羞耻令姨妈不发一言,不过身体却忠实的出卖了她,有如母狗般的屁股翘的高
高,把早已满溢的蜜穴无耻的暴露出来。
「啪…啪…」,得到的不是期望中的棒子,而是令她又爱又恨的虐打屁股。每一下的掌掴,均为牝户加添一分
难耐。
「……求……你……给……我……」倔强的姨妈终於屈服,以细若蚊蚋的声音请求。
「甚麽?我听不到你说甚麽!」
「……求你用那棒子插入我那淫秽的阴户吧……啊……唔……」
我将手中粗大的木棒狠狠地塞入姨妈的体内,循九浅一深的规律活动。
冰冷的棒子跟炽热的阳具不同,但那种刺激的感觉却不分轩轾,加上红肿的丰臀仍旧被拍打,早已被欲火支配
的姨妈很快沦为性欲的奴隶。
「怎麽样?骚货,这里是不是你被男人操起来最爽的地方?」我把木棒从姨妈的花瓣中拔出来,竖起自己的肉
棒顶在花瓣上,就着湿漉漉的淫水「噗嗤」一声插了进去,一边快速抽插着,一边问道。
「啊……哦……不是……啊……给我……」
「噢?那麽是哪里?」这个回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大肉棒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但一下一下加大了力度,每一
次都顶到了根部。
「唔……啊……你这……坏蛋……快给我」
「你说不说?」抽插几乎到了疯狂的境地。
「啊……是……是我的……屁……屁眼……」姨妈到了快崩溃的边缘,她摇晃着肥厚的臀部,淫荡地喊道:「
坏蛋……快插……屁眼……啊……快……」,在她达到高潮的同时,插入体内的肉棒也一泻如注,一股浓浓的精液
全射在了她的子宫深处。
为了彻底臣服姨妈成为我棒下之性奴我再鼓余勇好好调教她「啊?刚才我可不明姨妈的需求啊?」
「啊,不……不要……」姨妈见我的举动就明白我要干什麽,只见她一股兴奋期待的表情油然而生,半推半就
中,她的双手被绑在了床头上,然後双腿也被分开,用绳子高高吊绑在床梁上。
我举着一根蜡烛慢慢走近失去自由的姨妈,「啊?你已经湿了?」
「啊……不要看……」姨妈如同一只被缚的大白羊,无奈地扭动着赤裸的胴体,红褐色的花瓣已经湿得不成样
子。
「怎麽样?姨妈,还还想反抗麽………她不是喜欢虐待的吗?」我一边调笑道,一边把手中的蜡烛慢慢移到姨
妈的花瓣处,用蜡烛的根部轻轻研磨挑拨着她那肥厚的阴唇,「啊……啊……别……啊……」淫水泛滥,顺着股沟
直往下淌。
「姨妈,要不要?」一只手抚摩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和肥厚的臀部,另一只手中的蜡烛轻轻倾斜,让灼热的红色
烛液滴在雪白的肉体上。
「哦……啊……你……你这……啊……坏蛋……我都被你……绑起来了……你还问什麽?」姨妈羞得两腮绯红,
咬牙忍耐着我的调戏所带来的无比刺激的快感。
「可我不明你的需求啊?」嘴开始亲吻大腿根部,连带舌舔牙咬。
「啊……快……插……插我……啊……」在姨妈的哀求声中,粗如儿臂的蜡烛终於慢慢插进了湿滑的蜜穴,接
着便是抽插旋转,「啊……啊……哦……啊……坏蛋……啊……好粗……粗啊……啊……」姨妈耸动着雪白的大屁
股,不知羞耻地浪叫着。
在姨妈浪叫声中我用粗大高挺的阳具,在姨妈那诱人的屁股上磨擦着,同时一只手摸到了她的菊花瓣处。经过
手指的探索,发现那里出奇地适应手指。「好啊!」我立刻将肉棒顶在了姨妈的屁眼上,「我想姨妈是喜欢这个吧?!」
没等姨妈回答,肉棒便狠狠地插进了她的肛门里。
「啊……天那……哦……啊……啊……好舒服……啊……快……快插……啊……要……要死了……」
双重的刺激令姨妈忘记了一切,媚眼如丝,香汗淋漓,嘴里的不停呻吟和浪叫,而我也松开手中的蜡烛,让依
旧燃烧的蜡烛独自伫立在姨妈的阴道上,自己则抱着她的两条大腿,奋力抽送着肉棒,姨妈不断夹紧的肛门使他感
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在着疯狂的游戏中,两个人都是一泄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