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的露營[四]

正當江碧蕙 從高峰滑落下來時﹐我們右面來了些腳步聲﹐我們驚徨下一望﹐原來是張寶華

和郭可盈﹐原來她們玩倦了﹐鍾麗芳先回去休息﹐張寶華 和郭可盈則來找我們﹐江碧蕙 和

余詠詩 不知如何是好﹐張寶華 就說明她和郭可盈亦和我做過了﹐我看看郭可盈﹐原來她剛

告知了張寶華﹐ 我正好未夠﹐便叫她倆都脫光了﹐即時幹了她們各一鑊﹐最後我要

郭可盈貼在我背後把手由我腰部伸到前面幫我手淫﹐她們三個在我前面頭背靠地屁股

向天﹐還要用手把陰唇扳開﹐我射精時便由郭可盈把我的陽具對準她們的小淫洞﹐ 到

三個小穴都給我的精液填滿後﹐郭可盈就輪流去為她們吮出來﹐頑皮的郭可盈更在吸吮

的時候用舌頭去舐她們的陰唇和陰核﹐令得她們呻吟大作﹐我看著聽著又硬了起來﹐

剛好郭可盈的屁股正向著我﹐我便俯下身先把她屁眼用口水弄濕﹐然後站起來向前一

挺﹐陽具便插了入她的菊門﹐這小妮子估不到一天之內前後都被我 破處﹐高聲呼痛﹐

但一會之後她便爽了起來﹐還繼續為她們舐穴﹐這樣玩了十多分鐘﹐她們都先後來

了﹐我便叫她們平排躺著﹐把精液射在她們身上﹐然後從對方身上把精液舐乾淨﹐

之後我們便穿回泳衣回渡假屋去﹐並且一邊商量如何把鍾麗芳 拖落水。

今天晚飲時我們特意叫了些啤酒來喝﹐又在途上再買了一枝紅酒﹐回到渡假屋之後

便在江碧蕙 和余詠詩 的大房玩啤牌﹐她們又特登使鍾麗芳 飲了很多﹐鍾麗芳 面紅紅的樣

子十分可愛﹐張寶華 于是提議玩牌要有些彩頭﹐我們都贊成﹐張寶華 便說每輸一

局便要脫一件衣服﹐以四件為限﹐最先脫光的要聽其他人命令﹐直至明早﹐大家一

同說好﹐鍾麗芳 當然不敢反對﹐而且她亦己醉了一半﹐大家便開始玩﹐其實我們己

夾好出術﹐令鍾麗芳 兩姊妹一起輸光﹐于是郭可盈和鍾麗芳 便赤條條的站在我們面前。

張寶華向她們下了今晚第一個命令﹐就是要她們姊妹一同表演自慰﹐鍾麗芳 起先恁

都不肯﹐但後來張寶華 說如果她們不肯就會更變態﹐鍾麗芳 只好乖乖地躺上床和雯

雯一起﹐江碧蕙 先把鍾麗芳 一隻腳放在郭可盈一隻腳上面﹐她姊妹便自行手淫起來﹐雯

雯是和我們夾好的﹐很快便進入狀態﹐鍾麗芳則有些驚﹐不過可能是酒精作用﹐很快

鍾麗芳 亦享受起來﹐只見她越卒越用力﹐小穴並流出大量淫水﹐這時張寶華 突然叫

江碧蕙 和余詠詩 兩人去為床上正在自慰的姊妹花舐小穴﹐張寶華 而自已亦脫光了跨在

鍾麗芳 的面上要鍾麗芳 吃她。

看著床上淫聲浪語的五個女孩子﹐我又恁能忍受站著乾看呢﹖ 我急急脫去褲子﹐然

後跨在郭可盈的胸口玩乳交﹐郭可盈的奶子雖不算大﹐但勝在很有彈性﹐我把她胸前雙

丸硬擠向中間來夾實我的大雞巴﹐手指則搓著她的乳頭﹐又要她低頭張口去迎接我

的龜頭﹐玩了一會﹐我見張寶華 給了我一個眼色﹐知道是時候了﹐便下床去敢代正

在舐著鍾麗芳 小穴的江碧蕙 的位置﹐這時鍾麗芳 還是尊心地吃著張寶華﹐我可以見到

張寶華 的小穴己滴著水﹐我不顧得別人那麼多了﹐先把雞巴在鍾麗芳 的陰唇上磨了

幾下﹐然後便對準穴口插入去。

鍾麗芳 被這突而其來的一痛弄醒了些﹐她再不顧那麼多便一手推開了張寶華﹐她看

見原來是我﹐又用手摸了摸﹐發覺守了十七年的處女原來己經沒有了﹐便說﹕“阿

Sir好衰架﹗ 夾埋巨地玩人﹐重食埋人隻豬﹗”不過我知道她並非真的很憤怒﹐便

笑了笑﹕“唔好淨係怪我啦﹐尋晚你同郭可盈咁放﹐我都唔知睇到幾high呀﹗”

“哦﹗你尋晚係裝人地﹗好衰架﹗”

“咁你而家要唔要丫﹖”

“黎就黎啦﹗怕你呀﹗”

于是我就繼續抽插﹐一面看看其他人恁樣﹐原來這時余詠詩 正和郭可盈背對背伏在床上﹐

兩個屁股之間則有一枝雙頭龍按摩棒連著﹐不用問這又是張寶華 的玩具了﹐每當她

們兩股分別向相反方向拉動時﹐就會有些淫水向下滴出來﹐不知是誰放了一個大場

碗在下面﹐剛好把淫水全盛起來﹔ 那邊江碧蕙 則躺著﹐奇在張寶華 則像男人一樣伏

在江碧蕙 身上抽送﹐我相信張寶華 一定穿著她們提到的假陽具了。

我看完她們便收拾心情去幹鍾麗芳﹐ 這樣子玩了十分鐘左右﹐鍾麗芳 已先後來了兩

次﹐這時我聽到兩聲嬌啼﹐望過去原來余詠詩 與郭可盈己雙雙到達高潮﹐她們還不忘把

小穴對著碗口洩出陰精﹔我感覺自已亦就快到了﹐便把鍾麗芳 雙腿托在肩頭上作最

後衝刺﹐這時張寶華 那對亦于高潮過後暫休﹐四個女孩子來到我們這邊﹐余詠詩 和

江碧蕙 兩個就分左右去吮鍾麗芳 的乳頭﹐另外張寶華就在我身後去吮鍾麗芳 的腳趾﹐

而郭可盈就低頭去舐我和她家姐的交合之處﹐鍾麗芳 本來經過兩次高潮﹐ 本己很迷糊

的了﹐但這樣的多重刺激又把她迅速推上另一高峰﹐我在她高潮時亦到了極限﹐我

急急地拔了出來﹐然後插入郭可盈口中射精﹐不過郭可盈這次卻沒有把它吞下去﹐而是

把它吐到盛她們幾個女孩子陰精的湯碗去。

我們休息了一會﹐便商量如何享受剩下的半晚時光﹐正在沒有好提議時﹐張寶華就

說不如用布圍著我雙眼﹐然後要我從她們各身體部份去估是誰﹐估中的我可叫她們

做一件事﹐估錯的便相反﹐我們都贊成﹐於是我先平躺在床上﹐她們便用枕頭袋把

我雙眼蓋好﹐我等了一會﹐有人先捉著我左手提起﹐放到一個乳房上面﹐我便輕輕

地把它揉搓起來﹐接著又有人拿著我右手﹐把我的食中二指插入了一個陰戶之中﹐

然後有人把一個乳頭放到我咀邊﹐我便張咀吸吮著它﹐這時又有人把我的腳趾舐吮

著﹐這時我早硬了起來﹐我感到有人跨在我腹下﹐然後我的小弟弟便被納入一個小

穴內﹐那人便上上下下的騎起我來。

我被她們這樣弄了一會﹐便說我含著的是鍾麗芳的乳頭﹐手指插的是余詠詩 的小穴﹐

摸的是江碧蕙的乳房﹐騎著我的是郭可盈﹐吮我腳趾的是張寶華﹐于是有人拿走了枕頭袋﹐

我發現 我掉轉了余詠詩 和郭可盈﹐余詠詩 便說﹕”我又要呀。。。繼續唔好停丫。。。

係啦。。。就當係我既命令啦。。。“我當然樂於應命啦﹗這時郭可盈面向著我跨到

我頭上來要我吃她﹐我一面用手指刺激她的陰核﹐一面把舌頭伸入她陰道去撩弄﹐

她真是一個多水多汁的女孩﹐淫水不斷湧出﹐沾了我一咀一面﹐這時郭可盈全身向後

仰﹐雙手放在後面余詠詩 的屁股上﹐又回過頭和余詠詩 濕吻起來﹐張寶華更把那碗精

液和淫水的混合物倒在郭可盈雙乳上淘抹均云﹐然後叫鍾麗芳 一人一邊去舐﹐又不時

用手指插入自已小穴去沾一些淫水放到郭可盈和余詠詩正在接吻的雙咀中﹐好增加她們

的刺激﹐這樣子玩了十五分鐘﹐從她們的浪叫聲我知道她倆已先後來了三次

上一篇:樓梯間被猛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