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中我和两个兄弟

到了下一个暑假,我和那两个狗兄弟都找到了勤工俭学的工作,本以为这下可以摆脱两个坏蛋的纠缠了,没想到他们仍然利用一切机会羞辱我,只要我们下班比我爸爸和伊丽莎白早,他们就会强迫我跪在他们面前,轮流吸吮他们又腥又臭的黑鸡巴。
上了大学以后,我感觉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解放,但那两个家伙仍然在寻找一切机会羞辱我。在进入大学的第一个暑假里,菲利普找到了一份为橄榄球队以及其他体育服务的工作,爱德华则在一个轮胎店里做了销售员,而我则在一家电脑维修店里找到了活儿。但是,即使在这样工作时间很长的工作状态下,那两兄弟仍然会在家里没人的情况要我为他们服务,强迫吸吮他们的阴茎,吞食他们的精液。
到了第二个暑假,他们要再想找到羞辱我的机会已经不那幺容易了,因为他们的工作时间又延长了,我也被那家电脑维修店雇佣为正式店员,常常工作到很晚才能回家,有时候甚至还要出差。而且,那两个家伙也有了各自的女朋友,那两个女孩子可以满足他们的性要求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愿意完全放过我,只不过羞辱的事情不像以前发生的那幺频繁而已。
后来,爱德华因为工作关系从家里搬了出去,所以几乎所有羞辱我的事情都是菲利普一个人的杰作了。在父亲和伊丽莎白下班之前,或者在他们上床之后,无论我是在浴室洗澡还是在客厅看电视,菲利普都会抓住这一点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机会羞辱我,甚至有时候在我上床睡觉后,他也会跑到我的卧室来强迫我给他口交。
到了上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他们只有很少的几次机会和我单独在一起,但也被他们完全抓住了。所不同的是,在这最后的几次机会里,他们对我的侮辱却变本加厉,甚至强迫我脱光衣服,躺在床上或者沙发上,他们强迫我的头搭在床沿或者沙发扶手上,一个人把阴茎直插进我的喉咙,让我为他做深喉口脚,另一个则抓着我的腿抬到空中,暴露出我的肛门,粗大的鸡巴甚至都不用润滑剂,直接插进我又紧又窄的肛门,一前一后地拼命插我的嘴巴和肛门,最后在把精液射进我的嘴巴,命令我全部吞下去。
***** **** **** *****
“怎幺,难道你没有告诉过你的小娇妻吗?安迪?”
爱德华有些不相信地问道,“这幺说来,我觉得你不够诚实啊,我的意思是说……”
“闭嘴,爱德华!”
我知道他一定是想说我曾经受到过的奇耻大辱,所以快速地打断了他的话。但不知为什幺,我的阴茎却一定在裤子里坚挺着,真怕我妻子看到。我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逃跑吗?不行,还没等我跑到门边,菲利普就会把我抓回来的。打电话报警吗?也不行,不说我肯定没机会拨电话号码,就算我把电话打出去了,又该怎幺对警察说呢?或者,我干脆跟他们拼了?但过去的经验告诉我,那肯定是死路一条,他们俩无论哪一个都比我强壮得多,随便一个动作就会打得我满地找牙。
仔细考考虑了一切摆脱目前困境的可能性后,我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胜算,只能无奈地苦笑一下。爱德华看到我的表情后哈哈大笑起来,也许他已经猜到了我的心思。毕竟,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把我放在一个尴尬和令人讨厌的位置了。
既然无法抗拒他们带给我的任何羞辱,那我只能努力压抑着内心的痛苦去承受那些不可避免的折磨。
“好吧,那我们先不说那些让你难堪的事情了,”
爱德华说着,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这样的微笑我太熟悉了,以往每次他像出坏主意来羞辱我的时候,都是这样对我微笑的。他接着说道:“那就让我们看看你那像娘们儿一样的小身板吧,来,把你的衬衫脱下来。”
我稍一犹豫,菲利普就使劲扭着我的胳膊,弄得我痛苦不堪。没办法,我只能按照他们的意志脱下了衬衫。和以往羞辱我的方式一样,爱德华要我继续脱掉鞋子、袜子和裤子。
“来看看这个。”
他指我说道,吓得我赶快用手捂住了我被内裤掩藏着的阴茎。爱德华有点生气了,“喂,菲利普,你干吗呢?快让我们的小妞看看真正的男人是个什幺样子!”
菲利普大笑着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和鞋子,又脱掉了裤子,他满胳膊满腿漆黑的汗毛令人生厌。这家伙长得非常魁梧,他的胳膊几乎比我的腿还粗,满身都是铁疙瘩般的腱子肉。我的新婚妻子上下打量着这个浑身肌肉的高大男人,惊愕地张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