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鄰人社內的嬌喘

本文改編自《我的朋友很少》

「就是那個人嗎?」「沒錯沒錯,就是那個人」「果然呢。一看就不是好人」

諸如此類的悄悄話不斷地從旁邊傳過來。

「喂,我說你們啊……」我實在是忍無可忍了,便轉了過身來。「對……對

不起!」話還沒說完,那兩個女生便像受驚的兔子一樣邊喊著邊逃跑了。

雖然想說點什麼,但最後還是只能無奈地摸著頭走開了。「這不是一點變化

都沒有嗎?」

我的名字是羽瀨川小鷹,現就讀聖克羅尼亞學園高中部二年五班,由於母親

遺留的土黃色髮色以及剛入學時的一點誤會,導致目前我在學校裡完全交不到朋

友,同時還被周圍的人懼怕著。所以我才說嗎,我到底有多可怕啊!

咳咳……扯遠了,總之,我就是個沒有朋友的怪胎罷了。至於現在,我正在

前往鄰人社的路上。啥?你問鄰人社是什麼?這麼說吧,鄰人社就是一個由一位

霸道的少女創立、意在結交朋友、並強制拉了我進社的古怪社團,目前也只有三

名社員而已。

「哼,區區一塊肉也竟敢反抗本團長,你就帶著你的工口遊戲去死吧!」

「笨蛋夜空,不要侮辱這些可愛的孩子啊」「哼,竟然將如此汙穢之物當作珍寶,

你還真是腐爛了啊,肉!」「笨蛋夜空,你想打架嗎!」一進房間就聽到了社長

和社員的爭吵聲,沒錯,這就是我們鄰人社的另外兩名成員。左邊的黑長直少女,

便是那位霸道的少女,社長三日月夜空,而右邊的金髮巨乳,則是學園的偶像,

大小姐柏崎星奈。這兩人一見面就看不順眼,呆在一起絕對不可能會安然無事,

而且自從星奈迷上了galgame之後這種爭鬥就愈發劇烈,所以這種時候就

完全不要理會,當作自己不存在就行了。

「既然如此,那麼,小鷹!說,這種工口遊戲是不是像蟑螂一樣的噁心的存

在!」「才不是呢,小鷹告訴那個笨蛋夜空這些可都是人類智慧的結晶啊!」喂

喂,別把戰火引到我這來啊!

「那個,我認為這種問題不是我可以解決的吧?」這種時候只要打哈哈混過

去就好了。

「哦,是嗎,你是這樣想的啊。」夜空嫵媚地白了我一眼。哎,怎麼突然有

一種不詳的預感?

「啊……笨蛋夜空,你在幹什麼!」星奈突然尖叫了起來,而這正是我想說

的,因為夜空突然毫無徵兆地摸住了我的下半身。「幹什麼?只是想讓小鷹說出

真心話而已。」夜空邊撫摸著我的棒子邊這麼說。「夜……夜空,快停下來!」

我忍不住叫了出來,不行,已經要硬了。「哦,這樣啊,那麼就……」

說著夜空就開始解我的褲子,一旁的星奈好像傻了一樣一動不動的。「啊

……小鷹的肉棒還真大呢,那麼我就……」說著,夜空便含住了我的肉棒,頓時,

我邊感覺進入了仙境一般,大腦都開始麻痺了。「啊……啊……真好呢……小鷹

的肉棒……這麼大啊……嘴巴都裝不下……」夜空的技術不是很好,牙齒還經常

磨著龜頭,但這反而讓我更感興奮。「啊……啊……小鷹的肉棒……在我的嘴裡

……好大……好大……」「夜……夜空……快停下來……我會忍不住的……」

「啊拉,沒想到小鷹長得那麼像飛仔卻意外地很純情呢,但是放心,交給我就好

了」說著還加快了速度。「小鷹……怎麼樣……很爽吧……要出來了吧……我好

開心啊……」「不……不行……要射了……」「射吧……射出來吧……我要小鷹

濃濃的精液……」一股噴射的慾望直湧上腦,我不受控制地射了出來,全都射在

了夜空的臉上,還滑進了嘴巴裡。

「哎,真是的。」夜空一臉無奈地看著我,清理著臉上的我的精液。「抱

……抱歉。」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好,只能一個勁地道歉。「沒關係,我很樂意

的。」說著還一臉淫靡地將沾滿了精液的手指塞進了嘴裡,輕輕唆了起來。說實

話,這個樣子的夜空淫蕩極了,我剛有了點下去的勢頭的肉棒又硬了起來。

「對了小鷹,剛剛那件事……」「滾開了笨蛋夜空!」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

的星奈突然推開了話音未落的夜空。「幹什麼了,肉!」夜空憤怒地瞪著星奈,

而星奈也毫不猶豫地回瞪著,轉而又突然面向我,滿臉通紅地說:「小……小鷹

……那個……我可是比夜空好多了……所以……所以……那個……」突然就放棄

了說話,解開了上衣的扣子。等等。解開了上衣的扣子!難道說!

星奈沒給我考慮太久的時間,馬上就拿那對凶器夾住了我的肉棒,上下套弄。

「怎……怎麼樣……我比那個飛機場好多了吧……」我已經舒爽地沒法回答了,

這就是乳交嗎,太爽了,難怪夜空總是叫星奈肉呢,果然又軟有大,她大概很嫉

妒吧。「星……星奈……你的奶子夾得我好爽……啊……」我喘著粗氣讚揚著她。

「是……是嗎……我……我能讓你更爽啊……」接著就伸長了舌頭愚笨地舔著我

的龜頭,還真是可愛呢。

堅持了那麼久我也終於忍不住了,一下子射了出來,白濁的精液佈滿了星奈

的兩顆大奶子上,她一臉淫蕩地跪坐在地上,還一幅意猶未盡的樣子:「小鷹的

精液……好濃……好熱……啊……啊……」說真的,星奈這個樣子……真像癡女

呢……

「小鷹……看這裡。」聽到了夜空的聲音,我不由自主地轉過了頭,頓時就

呆住了。只見夜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將衣服脫光了,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來。「夜

空……你……那個……」我的大腦已經完全紊亂了,根本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夜空就這樣坐到了我身上,嬌嗔道:「小鷹還真是過分呢,不過是坨肉而已,

這麼輕易就屈服了……算了,就讓人家引導你向極樂吧,乖乖的不要動哦。」夜

空的手指握住了我的肉棒,對準了自己那未經開發的嫩穴口,猛地坐了下去。

「痛!痛死我了……」夜空發出了悲鳴聲。怎麼可能不痛?這麼亂來。處女

的鮮血順著肉棒流了下來,和地上的淫水混在了一起。「都是小鷹你的錯了!」

哎?怎麼又成了我的錯了?」嗯……好了點了……試著動一下吧……」然後夜空

就用雙臂勾住了我的脖子,開始上下擺動起來。」

「啊……啊……好爽啊……果然……做愛什麼的……最好了……好爽啊…

…小鷹……以後每天……都這麼做吧……啊……」我已經被襲上腦門的快感擊垮

了,完全說不出話,只知道一味地迎合著她。「是嗎……這麼爽啊……我也很開

心啊……小鷹的大肉棒……在我的小穴裡……好深……好深……啊……頂到子宮

了……啊……小鷹……你太棒了……肏我……肏死我……啊……」

「不行了……頂得太深了……我要……我要洩了……啊……啊……」夜空也

到了極限,發出了愉悅的叫聲,我也差不多到了極限,精關大開,一洩如注,全

射了進去。「啊……啊……啊……小鷹的精液……在我的子宮裡……啊……好多

……好燙啊……啊……不行了……會懷孕的……啊……」

我將洩了身的夜空橫放在地上,剛剛還在調笑著我的少女現在已經是連說話

的力氣都沒有了,果然,再怎麼大膽好色,終究是個未經人事的處子啊!這倒不

是什麼大問題,問題是,我這射了三次還一柱擎天的肉棒該怎麼解決啊!

真當我為自己那過盛的精力而苦惱時,我突然想到了,不是還有星奈這個大

奶炮嗎。轉身一看,果然,看了這麼久活春宮的星奈早就已經全身燥熱難耐了,

短袖早已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左手揉著自己的大奶子,右手隔著小內褲扣著小

穴,雙眼迷離,一臉癡女相。好,就決定是你了!

我直接走到了星奈面前,用狗爬式將她的大屁股對準了自己,一隻手粗魯地

扒下了她的內褲,另一隻手用力地揉捏著她的奶子。「等等……不要……我…

…」星奈殘存的一點理智想要阻止我,但卻馬上淪陷在我的攻勢下。我挺著個大

肉棒,對準了她的小穴,用力地刺了進去,僅僅是遇到了一點阻擋便捅到了底。

「啊……」星奈發出了一聲不知道是慘叫還是呻吟的聲音,緊接著一絲鮮血從我

們的交合處流了出來。

我該說果然不愧是肉嗎,即使是第一次也馬上就進入了狀態,跟夜空完全不

同。「啊……啊……啊……大肉棒……好爽啊……不行了……捅到底了……好大

啊……用力……再用力……干死我……干死我這頭淫賤的母狗……干死我……啊

……」星奈已經開始爽得語無倫次了,自動地迎合著我,我也跟用力地抽插起來。

「啊……啊……要不行了……太舒服了……不行了……」「是嗎,我也不行

了,這就射給你……」「等等,別射在裡面啊!」星奈無力地想要阻止我,但被

我粗暴地打斷,「啊!!!!!!」一聲怒吼,我奮力地將精液射給了星奈。

「啊……不行啊……太多了……啊……洩了……洩了啊……」

激情過後,我們都躺在了地板上。夜空和星奈早已睡去,只剩我一個人喘著

粗氣。話說,她們當時是想幹什麼來著?算了不管了!然後我也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