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神医

一座深山里,一个年约十七岁的少女,身着一件水蓝色衣裙,头上扎了一方 水蓝色布巾,脸上脂粉未施,脸色白皙中隐约透出一抹苍白,双眸闪着慧黠的光 芒,灵巧可爱的模样十分讨人喜欢。
她和穿着粉红色衣裙、约十六岁的姑娘,约十八岁、着红色衣裙的冷漠女子, 各背着一个小竹篓,里面放满了药草。
她们在山上寻找各种药草,中午时分下山,往坐落在山腰处的药铺走去。
十七岁的江采芙走在最后面,经过一处幽暗的洞穴时,她停了下来,侧耳倾 听,那双灵活的大眼蒙上疑惑。
她好像听见洞穴里有什么声音,看了看前面的大师姊和小师妹,见她们愈走 愈远,她迟疑了一下,转身走向洞穴。
进入洞穴一会儿,她眨了眨眼,适应里面的幽暗后,张大眼慢慢的走进去, 里面豁然开朗,她环顾四周。
霎时,双眼一亮,她看见一个身着银色衣服的男人,盘腿坐在角落,她慢慢 的走近。
喝!男人流了好多血喔!
采芙只看见那男人手臂上流了好多的血,根本没有察觉到男人脸上显得诡异 的平静神色,仿佛丝毫不受伤口影响。
她放下竹篓,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一些药草,找了一块小石头将药草捣碎, 然后走到他身旁,握住他的手臂,将药草敷在伤口上。
「做什么?」一个无比轻柔又冷淡的嗓音响起。
采芙抬头,只见男人张开了双眼,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里弥漫着令人无法透 视的迷雾,冷冷的望着她。
她怔愣住了,随即回过神来,「你受伤了,我帮你止血。」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沉静的盯着她。
采芙拿下头上的布巾,把他的伤口包扎起来,然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了,相信很快就会好了。」
「去帮我生火。」男人语调冷冽的命令她。
「喔!好。」采芙起身,很快的将附近的枯枝堆在一块。
男人深邃的黑眸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露出嘲讽的笑容。真是一个笨蛋。
火很快就熊熊燃烧起来,幽暗湿冷被明亮温暖取代。
采芙转身,愣愣地盯着他。
「你长得好美喔!」她真心的赞赏。
这个俊美到几乎可以称为漂亮的男人,浑身散发一股优雅、沉静、安逸的气 息,仿佛是个脱俗出尘的仙人。
这个男人真的很美,深邃漂亮的狭长眼睛,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性感 的薄唇,白皙光滑的容颜,双颊还泛着晕红,衬着那头披泄在肩后的白发,竟让 他有一股令人移不开视线的成熟魅力。
采芙感觉到自己的心无法克制的狂跳个不停。
见她傻愣的望着自己,白绍扬露出嘲讽的浅笑,只有如雾般的深亮黑眸显示 他的疏离,眉宇之间浮上一抹邪气,语气平淡的开口。
「怎么?迷上我了?」
「啊?」采芙澄澈的眼睛眨了眨,「你……」
他的表情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眉宇间有一股邪佞之气。
「你对每一个人都这么唯命是从吗?」白绍扬面无表情的问。
「什么?」采芙迷惑的眨眨眼。她真的很笨吗?否则怎么都听不懂他在说什 么?
「没错,你确实是个笨蛋。」
采芙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竟然将心中的疑惑不自觉的说出来。
「你很没有礼貌,好歹我救了你,你怎么可以骂我是笨蛋?」她气呼呼的挥 拳,对他提出抗议。
「多事。」男子嗓音清冷的说。
「什么?」采芙瞪大眼,一脸的不敢置信,「你……你……」
「过来。」他不理会她涨红着脸,说不出话的窘样,语气轻柔的命令道。
「你……你骂我笨蛋,还说我多事,凭什么你叫我过去,我就要过去?!」
采芙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
「我肚子饿了。」白绍扬突兀地开口。
采芙愣了一下,随即小脸发亮。「饿了?我有东西,我找给你吃。」
白绍扬望着眼前这个单纯的小姑娘蹲下身,在竹篓里翻找着,本来他对她还 有些许警戒,不过现在看来,她对他根本不构成威胁,因为她太单纯了,所有的 心思都在她的脸上表露无遗。
瞄了一眼手臂上水蓝色的布巾,他隐隐感觉到她温暖小手的抚触感,波澜不 兴的心房泛起阵阵涟漪。
「喏!给你止饥,这是我做的梅子饭团。」
一个由荷叶包裹的圆形物凑到他眼前,接着一阵清新淡雅的荷花香味因她的 接近扑鼻而来,深吸一口气,轻易扰乱他平静的情绪。
白绍扬扬眉,看见她笑得毫无设防的灿烂笑颜,她长得既不漂亮也不美艳, 可是她的笑容却让他移不开视线,还有浑身散发的生命力,活跃得令他无法忽视。
「怎么了?不喜欢吗?可是我只有这个耶!要不,太阳下山前,我再拿东西 来给你吃,你现在先将就一下。」不明白他的心思转折,采芙自顾自的说着安抚 的话。
白绍扬凝视着她,接着伸出手臂抓住她的臂膀,将她拉近,细细看着她眉宇 之间的气色。
「你……你做什么?」采芙被如此粗鲁的抓弄,轻皱秀眉。
抬眼见他俊美的脸庞罩上一层令人无法看透的情绪,勾起一抹浅笑,令她不 设防的也对他咧开一抹笑。
「我的手很痛,你可以放开我吗?」
这个男人好奇怪,一会儿冷淡,一会儿却笑得这么温柔。
他松开她的手,她不自觉的揉揉手臂。
「你住在这里?」白绍扬将惊讶藏在心底,思虑周密的脑袋开始运转。
他拿过她手上的梅子饭团,剥开荷叶,微皱眉头看着那颗毫不起眼的饭团, 咬了一口,梅子香味霎时在舌尖漫开,饭粒颗颗饱满,软硬适中,满足了他的味 蕾。
嗯,很好吃。
「好吃吗?」见他一口接一口,采芙的心里竟升起一股满足,眨着眼问他。
「还可以。」他淡淡的回应,「你还没告诉我,你住在这里?」
她摇首。「不是,我住在山腰,那里有一家救世堂药铺,就是我从小长大的 地方。」
「你是大夫?」白绍扬捺着性子问。
采芙噗哧一笑,灵活的眼珠转了一圈。「怎么可能?我只是懂一些药草而已, 我师父才是药铺的大夫,我和几个师姊妹都是师父养大的。」
白绍扬优雅的吃着饭团,若有所思的盯着她不语。
「采芙?采芙……你在哪里?」
远远的,呼唤她名宇的声音传了过来。
采芙的黑眸闪过惊惶,猛地跳了起来。「师妹在找我了,我得走了。」
白绍扬咀嚼着食物,看着她慌乱的将小竹篓背到肩上,往前走了几步,然后 又顿住,转身。
「啊!忘了告诉你,我叫江采芙,太阳下山前我会再来,你应该不会乱跑吧?」
望进她的明眸里,白绍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徐缓的说:「不要告诉任 何人你看见我的事。」
「喔!好,我知道,我不会说的,以免你的仇家又来找你的麻烦。」采芙自 以为是的猜测,然后转身一蹦一跳的离开。
一个年约二十岁的少年,一身黑色劲装,额上绑了一条黑色丝巾,脸上一片 漠然,快速的闪身进来,蹲在火堆旁烤山鸡。
「师父,为什么留她?」少年一脸世故,转头盯着白绍扬手臂上的水蓝色布 巾。
白绍扬清亮温和的双眸闪过诡谲的光芒,噙着浅笑,嗓音淡柔的开口,「因 为师父在她身上发现一件有趣的事。」
少年漠然的双眸闪过一抹无趣,「山脚下有一座村庄,叫松鹤村,那里就是 我们的目的地。」
「我知道,襄棋,去山腰的救世堂药铺探查一下。」
「嗯。」襄棋淡淡应道,「今晚不去松鹤村?」
「不去。」白绍扬平淡的脸色看不出表情。
襄棋颔首,专心的翻转火堆上的山鸡。
白绍扬是名扬天下的神医,显少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行踪总是飘忽不定, 身边有一个名叫襄棋的徒弟。
襄棋武功不凡,医学造诣虽远远落后他的师父,却比一般大夫精湛,此趟前 来桂林,是受到松鹤村的松鹤山庄庄主所邀请。
「师父,你不觉得你手臂上绑着布巾有些可笑?」襄棋又瞄了眼他手臂上的 布巾,嗤之以鼻的说。
白绍扬扬眉浅笑,慢条斯理的扯掉布巾,拨开手臂上的绿色药草,那如碗口 般大的伤口此刻平滑一片,仿佛没有受伤般的完好无缺。
襄棋的眼睛连眨都没有眨一下,继续翻转山鸡。
白绍扬想了想,重新将布巾绑在手臂上。
没错,白绍扬被封为神医,可不是浪得虚名,他的身世十分神秘,没有人知 道他不但是一个百毒不侵的人,任何刀剑利器不论在他身上捅下多大的伤口,只 要一刻钟,伤口自然痊愈,毋需涂抹任何药物。
采芙走出洞穴后,急忙绕过一棵大树,往下坡的山道走去,来到尽头。
粉红衣裙,一张圆脸的柔依看见她走来,慌张的神色霎时松懈下来,连忙上 前拉住她的手臂,催促道:「怎么慢吞吞的?我们都快到药铺了,要不是我央求 大师姊回头来找你,你肯定被师父责骂。」
两个小姑娘相偕往药铺的方向走去,走过长长的山道,跟上了站在前方的红 衣女子。
「柔依,谢谢你。」采芙对她绽出一抹感激的笑容。
「你的头巾呢?」红衣女子待她们走近,转身打量采芙一眼,冷漠的双眼锐 光一闪,冷声问道。
采芙摸摸头发,心底闪过一阵慌乱,明亮的眼眸心虚的闪烁着,结巴的解释, 「刚才为了采药草,不小心掉了。」
「走了。」红衣女子见她闪烁其词却没有点破,只是转身迳自往前走。
采芙吐吐粉舌,庆幸自己逃过被质问的可能性,大师姊很厉害,她真怕她继 续问下去,她一定会不小心讲出来。
三个人很快走进一处由竹篱笆围起来的太空地,空地上堆放了许多干柴,旁 边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药草。
空地的后方有一座竹屋,屋前有几把长凳子,竹屋的门是敞开的,上面悬挂 着救世堂的招牌。
三人进去后,一个年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站在装满药材的柜子前,正好在配 药。
「师父,我们回来了。」采芙先开口叫唤。
「很好,采芙,你去煮饭。湘蓉,你过来。」中年男子连头都没有抬,语气 严厉的命令她们。
「我去帮采芙。」柔依小声的说,急急跟在采芙后面。她很怕师父,幸好师 父的注意力不是在钻研医术,就是在训练大师姊湘蓉。
因为大师姊比较聪明,对医术也有天分,所以比较受师父江庆平的青睐。
「柔依。」江庆平这时却叫住她。
「是,师父。」柔依敛眉,柔顺的应答。
「这给你,煎好后,端去给少爷喝,听到没?」江庆平锐利的双眼盯着柔依, 命令她。
「是,师父。」柔依低头接过药包,快步往厨房走去。
「要不是看在她和采芙还有这么点用处,我早就将这两个笨手笨脚的丫头赶 出去了,哪容得了她们在这里浪费米粮?!」
江庆平十分嫌恶柔依和采芙,是觉得她们两个笨手笨脚之外,只会一点点医 理,深奥一点的,她们根本就无法领略。
「师父,少爷该换药了,先前那帖不但没有效果,而且使得少爷的病情更加 恶化了。」湘蓉那张美艳的脸庞十分冷漠,嫣红的嘴唇吐出实情。
「已经换了,等一会儿他喝下药后,我会再去瞧瞧。」沈庆平对她说。
江庆平之所以会对湘蓉这么客气、这么友善,最主要的原因是湘蓉的医术并 不比他差,她进步之神速,吸收医术的领悟力,让他感到心惊。
幸好他有预先防备,在她们年纪还小的时候,就让她们服毒,只要她们敢不 听话,他不给解药,她们就会很痛苦,生不如死。
湘蓉朝他伸出手。「解药。」
江庆平从怀里拿出三颗白色药丸,他的大掌抚上她柔嫩的脸颊,「要不是这 里不方便,我还真想再尝尝你的滋味,美妙得令我一再回味啊!」
江庆平那张英俊的脸庞浮上一抹邪淫之色,眼里有着垂涎与迷恋。
湘蓉撇开头,接过他手上的药,垂下眼掩饰眼底的厌恶之色,将一颗药丸塞 进嘴里,很快吞咽下去,其他两颗塞进腰际。
然后,她转身专心的配药。
「等等我要到松鹤山庄一趟。」
江庆平没有挨近她,只是邪佞的笑着。「你就是这副冷冰冰的模样,才会让 我更想将你压在身下,臣服在我的逗弄下。」
湘蓉冷冷的瞄他一眼,口气淡漠的说:「请不要打扰我配药,我想,你不想 失去松鹤山庄这笔大生意吧?」
「好好,我不吵你。」江庆平得意的一笑,转身走到一旁的案桌,打开医书, 开始研究该如何配出稀奇好药。
湘蓉见他坐在一旁,眼里闪过愤懑之色,粉拳握紧,在心里发誓,她绝不会 再傻傻的上当,也不会再让这个禽兽不如的男人碰自己。
松鹤山庄庄主夫人一直生着重病,让江庆平看了几次始终没有起色,直到湘 蓉去看诊一次,却奇迹似的让庄主夫人的病情略有起色,这让一直处于劣势的她 终于有了反击的机会。
只要有机会,她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
「师父,吃饭了。」采芙站在门口叫唤江庆平,然后端着一个托盘放在湘蓉 面前。「大师姊,这是你的饭菜。」
「采芙,你这是做什么?」江庆平不悦的质问她。
「给大师姊吃的。」采芙那双灵活的大眼望着江庆平,丝毫没有任何闪躲。
「谁准许你自作主张?」江庆平怒吼。
采芙瑟缩一下,还是挺起胸膛面对他的怒火。「因为大师姊忙,我怕她忙得 忘了吃饭,所以才拿来给她吃的。」
江庆平瞪她一眼,「多管闲事!」接着才不甘愿的命令她,「去把后院药房 里的药材搬出来整理,没有整理好,不准你吃饭。」
他将满腔的愤恨都发泄在采芙身上,他本来打算吃饱后,要好好的疼惜湘蓉 的,她却来破坏他的好事。
「是,师父。」见他进到内室,采芙吐吐粉舌,然后往后院走去。
「采芙?」一个清冷的女性嗓音叫住她。
「大师姊?」采芙转头对她露出灿笑。
「给你。」湘蓉从腰际拿出两颗药丸。
采芙喜孜孜的奔向她,接过药丸,先塞一颗到嘴里,手里握着一颗。「谢谢 你,等会儿我拿去给柔依吃。」
湘蓉静静的盯着采芙,她天真的容颜不禁令湘蓉恍神。
「大师姊,你还有事吗?」采芙见她沉默不语,连忙问道。
湘蓉摇摇头。不可能,采芙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所以她不可能替自己解围, 她想太多了,这个傻丫头不可能这么精明,她只能靠自己。
「那我去忙了。」采芙看她一眼后,转身走向后院。
第二章
夕阳西下,橘红色的光影染遍大地,洒落在树梢,拖曳在每一处山壁,照映 在一个小洞穴里。
一抹身着水蓝色衣物的纤细身影在洞穴前站定,往外面望了望,确定没人, 才很快闪身进去。
采芙就着火光很快来到白绍扬面前,只见他安逸的盘腿坐在地上,手上拿着 一本书,专心的阅读着,然后她望向他的手臂。
看见水蓝色布巾绑在他的手臂上,她对他说:「等一下我帮你换药。」
白绍扬没有抬首,还是专注的看书。
采芙对他的冷淡以对不以为意,将竹篓里的油纸包一一拿了出来。
「这些是我做的,你晚点要是饿了可以吃。」
她将东西摆放好后,站起来,拿了药草,走近他,伸手欲碰他手臂上的布巾, 他却在这时将手臂往后缩,采芙诧异的抬首望着他。
「等会儿我自己来就行了。」白绍扬淡淡的说,将书放在一旁。
「喔!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勉强。」采芙将药草放在他身旁,站起身。
「我不能出来太久,必须回去了,明天我再来看你。」
采芙来到小竹篓前,弯腰想要提起竹篓时,一阵尖锐的痛楚从胸口传来,她 一手捂着胸口,急促的喘息着,整个人缩成一团。
「噢!」
一只手臂勾抱住她的腰肢,娇小柔软的躯体紧靠着一副结实的男性躯体,白 绍扬面无表情的俯望着她。
采芙小脸苍白,全身无力,星眸微合,忍着痛楚望着他,语气十分虚弱, 「你放我躺下来,等一下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白绍扬将她的身体平放地上,扬眉,嗓音清冷的说:「我有说我担心了吗?」
他抓起她的手,找到她的脉搏,屏气诊察。
察觉到他的动作,采芙有气无力的问:「你也懂得医术?」
白绍扬专注的把脉,对她的问话恍若未闻。
采芙扬起一抹牵强的笑,有气无力的说:「没有用的,我这个病没有人有办 法。」
白绍扬放下她的手,转而诊察她的眼睛和眉心,徐缓的问:「你的意思是你 知道自己中毒了?」
采芙讶异的望着他。「你知道?」
「血蛊毒。」白绍扬笃定的断言,深邃的黑眸闪过讶异,「它比一般的蛊毒 更温和,因为它能在人的体内存活比较久的时间,我看至少有十年了吧?」
「你好厉害,我七岁那年被师父收养,他就在我体内植入这种蛊毒,有时候 痛到受不了,还必须喝血才能止痛,不过要是可以,我绝对不喝。」采芙苍白的 小脸上有着坚毅的表情。
「没错,喝了血,会让这种温和的蛊转变习性,变得更强壮,有一天,它必 定会反噬寄生的人体,即使肉体死去,这种蛊也不会死掉,而是另找寄生体,很 可怕,没想到你师父竟然会这么做,太残忍了。」
白绍扬眼底有一抹嫌恶,他最讨厌用医术害人的大夫。
「不只是我,连大师姊和小师妹都和我一样。」采芙表情黯然,不解的说: 「可是我才吃下解药,照理说,三天后才会再发作,为什么现在就发作了?」
白绍扬转身走到角落,将自己的包袱打开,拿出一只青色瓷瓶,倒出一颗血 红色的药丸,再回到她面前,将药丸凑到她嘴边。
采芙没有迟疑的张口吞进去。
「你就这么信任我?要是我拿的是毒药,你也敢吃吗?」白绍扬勾起一抹浅 笑问她。
他没来由的感到愉悦,因为她信任他的举动。
「反正我都中毒了,也不知道哪天会死掉,有什么关系?」采芙先是无精打 采的说,随即又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何况我相信你不会害我,因为我是你的 救命恩人啊!」
虽然脸色苍白,可是她脸上散发的神采却令他无法移开视线。
她是个特例!
对于情爱,他向来十分淡泊,就算有女人再大胆的求爱,也无法撼动他的心 房,他的眼里、心里,除了医术之外还是医术,其他事物都入不了他的眼。
白绍扬望着她嫣红的唇瓣,情不自禁的伸手轻抚,柔软温热的触感软化了他 的心,他清楚的感受到体内的骚动。
黑眸闪着讶异,他没有想到自己会为了这个天真直率的小姑娘动了欲望。
「你……」
他略带薄茧的指腹抚在自己唇上,令她的心异常的加速跳动,采芙本来想问 他为什么这么做,却奇异的感觉到那颗药丸吃下去没多久,胸口的痛楚慢慢的减 轻,一股沁凉的舒畅感在体内散发,令她感到十分惊喜。
「我不痛了耶!」
采芙望进他的黑眸里,却为他眼里燃烧的两簇火热光芒所震慑。
「你……」她半坐起身。
他伸出手一只手固定住她的后脑勺,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慢慢贴近她,温热的 气息吐在她的脸上,薄唇的触感在她的唇上蔓延,冰凉又火热的感觉侵袭着她。
「唔……」采芙低吟一声,呼吸间尽是他清新干净的气息,令她的心脏怦怦 乱跳。
她的美眸瞪得大大的,直勾勾盯着他的俊颜,不敢相信他竟然吻了自己。
他的吻狂热又霸道,席卷她唇内的每一处,令她的脑海一片昏然,她的手揪 着他的衣襟,失序的心跳令她不知所措,觉得空气变得好稀薄。
她慢慢的眯起眼,失措的表情有着令人怜惜的无助,几乎要令他舍不得放开 她,而想将她揉入自己的怀里。
他双手紧抱着她玲珑的娇躯,灵舌在她的唇上轻轻舔舐后,离开她的唇,眯 眼俯望她迷离无助的小脸,黑眸闪过一丝眷恋。
「你……你……」采芙想问他为什么吻自己。
他却放开她的身子,转身走到包袱前摸索一阵后,回到她身边,将一只深蓝 色瓷瓶塞进她的手里。
「给我这个做什么?」采芙站起身,盯着瓶子,疑惑的问他。
白绍扬凝视着她娇俏的小脸,双眸闪过难以察觉的热烈光芒,语气平淡的说: 「要是痛的时候,就吃一颗,你师父给你的解药不要再吃了,那只会缩短发作的 时间,并没有任何帮助。」
「你是说,我师父给的解药没有用了?」采芙追问。
「以前有用,现在没效了,我给你的药也只能抑制罢了,如果想要彻底逼出 蛊毒,你必须离开药铺。」白绍扬的眼里闪过诡谲的光芒。
「什么?离开药铺?」采芙大吃一惊。
「你舍不得离开药铺?难道你师父在你体内植入蛊毒,你还不愿意离开他?」
白绍扬微扬眉头,不以为然的冷冷嘲讽。
「不是这样的,我舍不得的是大师姊和小师妹,既然你能解我身上的毒,那 你也能帮帮她们吗?」采芙想到的是柔依和大师姊,这十年来,虽然她和柔依的 感情最好,可是大师姊也暗中帮她们不少忙,才让她们不致遭到师父太多的责打。
「喔?你以为我是个慈善家?」白绍扬微微一笑,用着可笑的语气挑眉问道。
「那么你要什么报酬才肯帮她们?」采芙急忙问清楚。
「你不担心自己,倒先担心起她们了,呵,真有趣。」白绍扬眼底浮现一丝 邪佞,皮笑肉不笑的说。
「难道你不能全部都救?医者仁心,这句话你没有听过?」
采芙相信他的能力,否则她的胸口怎么会这么快就不痛了。
所以她极力说服他,只要她们身上没有毒了,自然就不用受师父的控制,大 师姊就不会再被师父欺负。
「呵……」他轻笑。「你这是在教训我啰?」
虽然他在笑,可是采芙却觉得他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她急忙挥手否认, 「没有,我哪敢啊?我师父就是一个没有良心的郎中,我怎么敢教训你见死不救?」
白绍扬放声大笑。这丫头还真有趣,嘴里说着不敢,眼里却有着控诉,还聪 明的说着反话,说她笨,她这时却显得机伶。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优雅的举止间有一丝倨傲。
采芙摇摇头。
白绍扬用手拂了拂飞扬的白发,冷然的宣布,「白发神医。」
「喝?」采芙倒抽一口气,她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能见到名扬天下的白发神 医,听说他住在天山上,她常听到师父嘴里念着白发神医的名号,不过不是赞扬 他,而是誓言有一天一定要让白发神医臣服在他之下。
白发神医的丰功伟业与医术厉害之处,早已传得沸沸扬扬。
「你真的是白发神医?」采芙靠近他,上下打量着他,「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老公公咧!」
「所以你凭什么以为我救人不需要报酬?」白绍扬不理会她上下打量的目光, 以及贴近时自然散发的馨香,冷冷的问。
「我说了啊!那你要什么报酬?只要我办得到,一定付给你。」采芙眨着眼, 天真的陈述自己的想法。
白绍扬冷淡的表情怱而一变,勾起一抹邪佞的笑,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
「你。」
「什么?」采芙眨眨眼,不解的问。
「我突然觉得你很有趣,你引起了我的兴趣,如果你能付出你自己,直到我 对你没兴趣的那天,那么我就救你。」白绍扬的语气充满玩味,温和的脸庞和嘴 里说出来的话完全背道而驰。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采芙会以为自己看错了。
「好,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也要救我的姊妹。」
「你在和我讨价还价?」白绍扬温和表情一敛,冷然问她。
「我只是求你也救救她们。」采芙认为只要答应他,那么大师姊和柔依才有 一线希望啊!
「我只能答应你见她们,至于要不要救,至少得看她们能付出什么报酬再说。」
白绍扬一脸诡谲的笑说。
「不会吧?你的体力这么好,可以应付我们三个?」采芙瞪大眼,不敢置信 的喊道。
白绍扬弯曲食指,敲了下她的头顶。
「噢!你干嘛突然敲我的头?很痛耶!」采芙捂住头顶揉了揉,瞪大眼看着 他,抗议的说。
「你以为我是个大色魔吗?」白绍扬没好气的瞪视着她。
「谁知道?!我们又不熟,你会对我提出这个要求,我还以为你也会对她们 这么要求啊!因为我大师姊真的长得很美艳、很漂亮嘛!」
在他冷然的瞪视下,采芙的声音愈来愈小。
「不错嘛!你还没有笨到会错意。」白绍扬怒极反笑,长臂一伸,将她揽进 怀里。「你很有自知之明,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清晨我就要见到你的人。」
「我一定会到的。」采芙对他说,「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在他的怀里,她的心跳不自觉的加速,让她感到十分困窘,忍不住挪动身子。
白绍扬没有放开她,反而俯首在她裸露的颈项上印下一个吻,同时用力啮咬 一下。
「唔……你做什么?」因为疼痛,采芙抗议道。
他抬首,黑眸里闪着强烈的占有欲,露出温和的笑容,口气却十分清冷的说: 「这个烙痕是提醒你,不要忘了这个约定,虽然我不一定得要医治你,不过你答 应我的事,我可不容许你敷衍我,否则后果自行负责。」
采芙望着眼前总是表里不一的男人,觉得这个男人很不简单,当初主动招惹 他,不知道是不是做错了?
他魔魅般的黑眸与不容拒绝的坚决表情,令采芙不由自主的点头,她挣脱他 的怀抱。「我回去了。」
她拿起小竹篓就想溜,一个声音却追了过来。
「白绍扬。」
「啊?」她回首,愣愣的望着他。
「记住,我的名字,白绍扬。」他的薄唇一张一合吐出自己的名字。
「喔!」采芙点点头,然后很快走出洞穴。
这时,襄棋闪身进来。
「师父,江庆平不会轻易放她们三个师姊妹离开,因为他要在她们身上炼制 奇门毒药。」
「我知道。」白绍扬盘腿坐下来,一一打开油纸包,「过来吃东西。」
襄棋走过来坐下,不客气的拿起食物放进嘴里。
「师父,我走了一趟松鹤山庄,庄主告诉我,他这趟要你来,不只是救庄主 夫人,还要你救救这里的百姓,他怀疑只要找过江庆平看病的人,身上总是会莫 名的出现一些从来没有过的病症,但是他不懂医术,又不能站出来指控他什么。」
「嗯。」白绍扬淡淡的应道,没有停下吃东西的动作。
「还有,庄主夫人的病在江庆平的一个女弟子医治下暂时得到控制,所以庄 主希望师父能早点去他那里。」襄棋平板的描述。
「嗯。」白绍扬还是单音回应。
师徒两人很快就吃光了所有的食物,静默一会儿后,襄棋又开口了。
「师父,你真的对她有兴趣?」
白绍扬微扬眉头,唇角微勾。「怎么?你有意见?」
襄棋摇首。「徒儿怎么会有意见?只是绮姑娘紧追在后,不用多久,她就会 找到我们了。」
「那又如何?」白绍扬不在意的反问。
「她要是知道师父对别的女子有兴趣,心里肯定不好受。」襄棋知道绮菲纠 缠师父好几年了,可是师父对她无意,绮菲心狠手辣又懂得武功,要是让她知道 师父身边有个女人,她肯定不会让对方好过。
「什么时候开始你也会担心采芙了?」白绍扬好笑的问。
「徒儿不是担心她,是担心你平静的日子就要结束了。」襄棋平静的语气隐 含一丝情诸起伏。
白绍扬察觉到了,颇富玩味的说:「呵,是你平静的日子就要结束了才对吧?
我的安全是你的责任,不是吗?」
「绮姑娘不会对你不利。」襄棋的语气冷冷的。「可是她会铲除对她不利的 障碍物,而江姑娘就是其中之一。」
「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倒是你,今晚去盯着救世堂,要是必要,就出手帮 助她们离开那里。」白绍扬吩咐道。
「是。」襄棋回应。
白绍扬站起身,走到一旁,盘腿坐下,专心阅读书籍。
襄棋则闭目,同样盘腿而坐,暗暗调息,让身体保持在最佳状态,等待夜晚 来临。
第三章
天色灰蒙蒙,即将黎明之际,三道人影悄悄的打开药铺的大门,正想溜出去 时,一个低沉的嗓音大声喝阻。
「站住。」
随即,江庆平快步来到门前。
「你们三个想做什么?」
随着他的出现,身后冒出四个粗壮的大男人,他们拦阻在门口,不让她们有 机会出去。
三个女子对望一眼,默然不语。
「说,是谁出的主意?」江庆平怒声质问。
柔依望着江庆平一脸凶恶,瑟缩的躲在采芙和湘蓉的背后,湘蓉冷着一张脸, 不动也不说话,采芙为了保护她们,跳出来承认。
「是我。」
「你!」江庆平上前赏了采芙一巴掌,「你这臭丫头,好大的胆子!」
他才不管采芙是不是被他打得摔倒在地上,怒瞪着另外两个徒儿。
「你们不想活了吗?竟敢偷偷溜走!」江庆平气呼呼的指责。
「说那么多做什么?庆平,我早说了,这些丫头根本靠不住,你硬是要收留 她们,这下可好了吧!」
一个年约三十、风韵犹存的妇人,打着呵欠,瞪着湘蓉。她是江庆平的相好, 可是她也知道江庆平十分觊觎湘蓉这个丫头,甚至还让他得逞过一次。
虽然她很讨厌眼前这三个丫头,可是最讨厌的遗是湘蓉。
「少废话。」江庆平怒气冲冲的叫着。
「凶什么凶啊你?!」樱娘不悦的反驳,不过也识相的站到一旁。
江庆平不理她,迳自上前,反手用力各打了湘蓉和柔依一巴掌,「湘蓉,是 你对不对?是你出的主意吧?竟然敢反抗我!」
她们三个人,他知道湘蓉最聪明,也最忌惮她,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见师父发火,一副对大师姊不利的样子,采芙马上从地上爬起来。「师父, 真的是我,你别误会大师姊。」
江庆平横眼一瞪,怒不可遏的大吼:「臭丫头,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大宝、 二宝。」
两个粗壮的男人上前,分别抓住采芙的两只手臂。
「樱娘!」
江庆平一叫,樱娘很快上前,她狠狠的打了采芙几巴掌,采芙只觉得整个人 一阵晕眩,几乎要站不住。
接着换柔依,樱娘毫不手软的教训她。
「很好,把她们关到后院的柴房。」江庆平下命令。
「江师父,既然她们这么不听话,我们哥俩看她们也长得不赖,不如就让我 们兄弟先好好的乐一乐,如何?」大宝那双小小的眼色迷迷的盯着采芙。
二宝则乘机摸了柔依的脸颊一把,惹得她尖叫不已。
「好,看在你们替我做事的份上,就把这两个臭丫头交给你们,让你们乐一 乐。」江庆平邪笑的说,也起了淫秽的念头,一手拉着不停挣扎的湘蓉。
「师父,请你不要这么做。」采芙惊骇不已,赶紧替自己求情。
「少啰唆,既然你们这么不怕死,连毒物都控制不了你们,那我就让你尝尝 不听我的话的下场!还有,今天中午不让你们吃解药,看你们怎么熬过那种椎心 的痛楚。」
说完,江庆平将湘蓉拖往房里。
樱娘见情况不对,连忙跟了进去。
其他几个大男人拖着满脸伤痕的采芙和柔依,往柴房前进。
这时,一个黑色身影飘然而至,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楚,只见几个粗壮的大 男人瞪大了眼,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柔依很快的跑到采芙身边。
采芙见这名冷漠的少年不发一语的望着她们,小声的问:「你是谁?」
「白发神医的徒弟。」襄棋冷冷的回答。
「谢谢你救了我们。」采芙惊喜的喊着。
「走了。」襄棋不耐烦的催促她们。
「可是……大师姊……」柔依拉拉采芙的衣袖,提醒道。
「喔,对。」采芙望向他,乞求道:「可不可以请你也救救大师姊?她被我 师父拖进房里了。」
「你们先走,我随后到。」襄棋悄声无息的往房里移动。
「柔依,我们快走,他一定会救大师姊的。」采芙对柔依说。
柔依惊惶未定的点点头,两人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三个包袱,相偕走出去,快 速的离开药铺。
「采芙,你真的认识白发神医啊?」柔依到现在还不敢相信采芙有这么好运, 可以认识神医,也不敢相信她能有逃离可怕师父的掌握的一天。
「是真的,先前我不是说了吗?如果不是真的,我怎么敢叫你和大师姊跟我 一起走啊?!不过我倒是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徒弟呢!」
采芙肿起来的秀丽脸颊显得惨不忍睹,为了露出开心的笑容,还不小心扯痛 了脸颊。
「嗯,他好厉害喔!我真的很佩服那个白发神医,竟然派徒弟来救我们耶!」
柔依双眼流露出对白发神医的崇拜。
采芙好高兴她们可以一起离开药铺。
「采芙,还要多久才会到啊?我好怕师父他们会再追来,要是我真的被那些 男人怎样,我一定活不下去的。」柔依圆圆的脸因为挨打显得更肿了,看起来十 分可笑。
「到了,就在那里。」采芙带着柔依进入洞穴。
这时,襄棋也闪身进来,对才刚站起来的白绍扬报告。
「师父,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江庆平不会善罢甘休的。」
虽然他点了他们的穴道,不过半个时辰之后就会自动解开。
「嗯。」白绍扬淡淡的应道。
「大师姊,你不要紧吧?」采芙看见随后进来的湘蓉,一身衣服破碎,脚步 踉跄,赶紧上前搀扶她。
「我没事。」湘蓉冷冷的说。
白绍扬走过来审视采芙脸上的淤伤,黑眸闪过怒气,「走人了。」
襄棋拿起师徒两人的包袱,等白绍扬先走出去,接着三个姑娘也出去后,他 走在最后。
一行人拼命赶路,直到来到山脚下的一处崖壁前,白绍扬才停了下来。
「在这里休息一下。」
「其实我们还不累,可以继续赶路。」湘蓉已披上一件外衣,而且将发钗拿 下,让一头长发披泄肩头。
虽然脸肿了一边,不过无损她美艳的容颜,反而让她显得楚楚可怜、我见犹 怜。
湘蓉望着他,眼睛散发出慧黠的光芒。这个男人就是白发神医?
她以为白发神医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没想到他看起来这么年轻,而且长得 这么俊逸出尘,那双深邃的黑眸像魔咒般吸引着她,加上他精湛的医术,让一向 冷情冷心的她竟对他动了心。
白绍扬只是斜瞄她一眼,没有回应她的话,俊美的脸庞勾起一抹浅笑,嗓音 无比轻柔的叫唤:「芙儿,过来。」
「你叫我?」采芙愣愣的指着自己,看着第一次主动和陌生男人攀谈的大师 姊。
大师姊对于男人通常都是不屑一头的,就算面对男病患,也只是冷冷简短的 应答,没想到她这次说这么多话,还正眼看着白绍扬。
「不叫你这个笨蛋,叫谁?快过来。」白绍扬收敛笑容,不悦的说。
「喔!」采芙嘟着嘴,慢吞吞的走过去。
白绍扬从襄棋手上的一只包袱中拿出一个小瓶子,旋开盖子,用食指挖出透 明的药膏。
「那是什么?」采芙俯身看一眼,好奇的询问。
白绍扬将食指放在她的颊上用力涂抹一下,采芙哀叫一声,跳了开来。
「噢!好痛。」
「过来。」他轻柔的叫唤,双眼锐利的盯着她。
采芙听话的走过去,因为她听出他轻柔语调中隐含的威胁,要是不主动过去, 被他抓到,她肯定更惨。
白绍扬在她接近时,伸出一手固定她的下巴让她不能随便乱动,将透明药膏 抹在她淤伤的脸颊上。
「唔……痛……痛……轻一点……」痛楚的感觉从脸颊蔓延开来,令她几乎 无法忍受,采芙的眼睛含着泪水,委屈的瞅着他。
「叫什么?人家打你的时候,你就不会闪啊?!」白绍扬紧绷着脸,不高兴 她让自己受伤,没好气的骂道,不过手上的动作却轻缓不少。
「人家很痛了,你干嘛还骂人家啊?」采芙嘟着嘴,觉得被骂得很冤枉,要 是能闪开,她还需要挨打啊?!
两人旁若无人,你一言,我一语,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们的互动就像是情人在 打情骂俏般的暧昧。
襄棋面无表情。
而柔依则是一脸羡慕。真好,有人这么关心采芙,而且对方还是名扬天下的 白发神医耶!
至于湘蓉,她的心里五味杂陈,他竟然没有正眼瞧着自己,眼里只有采芙那 个比不上自己的平凡丫头,不,他可是一个不平凡的人哪!
一定是因为他不了解她对医术有天分,不了解他们两人的世界才是一样的, 等他了解自己之后,他的眼里就会看见自己了,采芙那丫头怎么可能比得上她?
湘蓉希望能从他身上学到更精湛的医术,她认为这世上只有白发神医才能匹 配得上她。
天生傲骨的湘蓉在离开了那难以掌控的环境后,她的心再度飞扬,有了自己 的梦想。
「好了,给你,早晚都要涂抹一次,保证伤痕很快就会消失大半。」白绍扬 将小瓶子塞进采芙的手里。
采芙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好,抬首对他嫣然一笑。「谢谢你,我可以分她们用 吗?」
白绍扬抬手将她的发丝塞在耳后,维持一贯温和的表情,露出浅笑,却没有 任何反应。
「白绍扬,求求你,她们肯定也像我一样那么痛。」采芙见不得自己的师姊 妹受苦,心软的替她们求情。
白绍扬的黑眸闪过一丝光亮,不沾药膏的指腹抚上她丰满的唇瓣,低声诉说 着只有两人听得到的话。
「芙儿,你欠我的,更多了。」
采芙只觉得背脊窜过一阵冷颤,却还是挤出干笑。「小气鬼。」
白绍扬扬起一道浓眉,重哼一声,「嗯?」
「没……没有,我没说什么。」采芙吐吐粉舌,转身走到柔依面前。
白绍扬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笑意,静静伫立,调离视线,望向远方。
「柔依,喏,快点擦药,等一下就不痛了。」采芙旋开盖子,将小瓶子递到 柔依面前。
柔依挖了一些药膏,「谢谢你。」
看她涂抹着药膏,采芙绽露笑颜,对湘蓉说:「大师姊,你也抹一些,相信 脸颊很快就不会那么肿了,我刚才抹的时候很凉呢!」
「不用了。」湘蓉高傲的睨她一眼,冷冷拒绝。这药膏是采芙求来的,她才 不要。
「大师姊……」采芙的笑容僵住。
她看错了吗?
对,一定是她看错了,大师姊才不会用那种轻蔑的眼神看着她。
「大师姊,这药膏真的很有效,我才涂抹不久,疼痛就减轻很多了呢!」柔 依圆圆的脸上有着惊奇的表情,真诚的要湘蓉也抹药,完全没有察觉到大师姊脸 上的轻蔑之色。
湘蓉瞪了她一眼,转头不予回应。
「大师姊……」采芙散发光彩的脸上顿时黯然不少,且布上了迷惑之色,有 点难过大师姊对自己不理不睬。
虽然在药誧一起生活的十年里,大师姊本来就是忽冷忽热,令人难以捉摸, 但是她还以为共患难后,大师姊的态度会有些改变的。
气氛顿时有些凝滞。
突然,湘蓉冷艳的面容出现一丝惊喜,她在崖壁边摘下一朵白色四瓣花朵, 然后走到白绍扬面前,轻吐幽兰。
「白公子,这是去淤活血的白色霜露花,对不对?刚才你给她们用的是在清 晨摘下饱含露水的雪莲花加薄荷所制成的凝肤膏,虽然这花比不上天山上的雪莲 花,可是效果也不错,嗯?」
采芙愣愣的望着湘蓉突兀的举动,听她说药草说得头头是道,散发出来的自 信让她美艳的脸庞更显光彩夺目。
白绍扬原本高深莫测的脸庞霎时一变,深邃的黑眸闪过了然的嘲讽,露出浅 笑,轻扬嗓音,「姑娘所言不假。」
「我就知道自己没有看错。」湘蓉自负的说,倨傲的美艳容颜透露出一丝得 意与窃喜。
就是这样,只要她多表现自己的聪明才智,甚至在药理与医术上多有见解, 相信白绍扬就会知道自己才是适合他的女人。
白绍扬淡淡应了一声,走到采芙面前,握住她的小手,「该走了。」
说着,他牵着一脸呆愣的采芙往前走。
湘蓉虽然看了非常不悦,但也不敢发作,她不知道采芙究竟和他有多深的交 情,不过还是紧跟在他的另一边。
「白公子,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和你请教医术上的事吗?」
白绍扬连瞧都不瞧她一眼,只是一直向前走。
湘蓉碰了个软钉子,还是不放弃的紧跟在他们旁边,仔细观察着两人的互动, 决定伺机而动。
「还不走?!」襄棋见圆脸可爱的小姑娘愣愣地望着他们走远,冷漠的开口 催促。
「啊?喔……走了。」柔依回过神来,看见一张冷酷的男性脸庞近在眼前, 吓了一大跳,连忙后退几步,胆怯的瞄他一眼,快步追上采芙他们。
襄棋皱起眉头。搞什么?他有这么可怕吗?否则干嘛吓得跑那么快?
他移动脚步,大步跟上。
午后时分,松鹤山庄。
庄主年约四十岁,浑身散发出威严的气息,看到白绍扬到来,高兴的上前欢 迎他。
「绍扬老弟,谢谢你走这一趟。」
白绍扬露出温和的浅笑,「李兄,尊夫人的病情听说已经受到控制了。」
「是啊!不过还是要劳烦你多费心啊!」李庄主对白绍扬还是寄予厚望。
「庄主,夫人应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了才是。」湘蓉上前一步,冷冷的说。
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因为庄主夫人的病情是由她控制住的。
「湘蓉姑娘,怎么你也和神医一起来了?」李庄主惊讶的问。「莫非江大夫 也知道神医来此的消息?」
「不,我们已经离开药铺了。」湘蓉回答。
「喔?」李庄主一脸的兴趣。
「这件事稍后再谈,我先去看看尊夫人。」白绍扬淡淡的说。
「是、是,我这就带你去。」
李庄主高兴的带领着他们,经过廊道,拐了个弯,来到一扇门前,推门而入。
「喔!这么多人进房里,恐怕不太好吧?」他担心的说。
「呃……我和柔依不进去。」采芙笑说,她知道自己进去没有任何帮助。
襄棋静默的站在一旁。
「好、好,就绍扬老弟和湘蓉姑娘两人进来,湘蓉姑娘也不简单呢!」李庄 主说,待他们两人进入房里后,关上了门。
「采芙?」柔依拽拽她的衣袖。
「什么事?」采芙转头,眨着明眸问她。
「我觉得大师姊变得好奇怪喔!」柔依小声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有吗?」采芙不解的问。
「嗯,她看到神医后,变得多话,而且神态间多了一丝高傲,对你也很不客 气,我看她可能是喜欢上神医了。」柔依平常迷糊,这次却难得的变得精明。
「会吗?」采芙的心陡然狂跳一下,难以言喻的情绪浮上心头。
突然,柔依直勾勾的盯着她。「采芙,你说,你和神医是不是在交往?」
「哪有?我们没有在交往啦!」采芙嘴上说着否认的话语,脸上的表情却有 些奇怪,因为她无法说明自己答应了白绍扬什么事,那太羞人,也太难以启齿了。
「是吗?不过我看那神医虽然脸上微笑,可是对人总是冷冷淡淡的,保持一 段距离,尤其是他的那双眼,好像能看透人,我都不敢直视。」柔依庆幸自己不 用和他正面交锋。「其实不管你们有没有交往,采芙,被神医看上是你的福气, 你要好好把握,不要轻易退缩喔!」
「喔!」采芙轻轻应一声,然后一手捂住胸口,脸色发白,「柔依,我好痛。」
「采芙,你的胸口又痛了?」柔依担忧的握住她的手,关心的问。
采芙痛得直点头。
柔依望向一旁静立的襄棋,用眼神向他求救。
采芙却说:「我有药,在包袱里。」
「好。」柔依急急的拿下她肩上的包袱,翻找出一瓶药,倒出药丸塞进她的 嘴里。
采芙在柔依的搀扶下,来到门廊前坐下。
没多久,换柔依痛得捂住胸口。
「你也快点吃一颗。」采芙对她说。
柔依拿起药丸,很快的吞了下去。
襄棋来到她们身边,皱着眉望着她们痛苦的样子,心里有些着急,可表面上 却不动声色。
此时,房门被打了开来,白绍扬走出来。
「芙儿,你没事吧?」
采芙捂住胸口,没有回答。
白绍扬来到她身边,对襄棋吩咐道:「你拿药丸进去给湘蓉姑娘,她也发作 了。」
柔依连忙忍痛将手中的瓶子递给襄棋,襄棋快速走了进去。
李庄主走出来,见其他两位姑娘也痛得坐在地上,连忙问白绍扬:「她们没 事吧?」
「麻烦你安排房间给她们休息。」白绍扬提出要求。
「没问题,我马上请管家安排。」李庄主豪爽的叫来管家。
白绍扬拦腰抱起采芙,指着柔依,对着走出房间的襄棋开口,「她麻烦你照 料。」 ]

下一篇:蔡玉奴完